四川地震有感,電視新聞好久沒有這麼多英雄了

有網友問,怎麼都沒寫四川大地震的相關事情。整個周末窩在家裡看四川地震的新聞,受到很多衝擊還有感觸。感觸就是──

5月12日下午2:28pm,一場芮式八級以上的大地震,人們還來不及哭天嗆地就被默默的吞掉了。有新聞報導照出即將地震前的四川上空雲層圖,更是讓人唏噓著人類的渺小與無力,這樣一個瞬間,幾百名的小生命,幾百名父母心繫掛心的骨肉,全數捲進了幾千噸重的水泥石礫下。

面對大自然的殘忍,人類有一點,卻傲然站了起來。面對這麼巨大的天災,記者的聲音彷彿也一講到這些就出現難得的一抹驕傲,音量大了起來。她們提到了「英雄」

有一個小英雄,將女同學推開,自己被掃到,全身是傷,還好活了下來。這是運氣好的。

有好幾位母親,肉身環抱著自己的孩子,臨死前留下簡訊,要孩子好好長大,媽媽愛他。

有一位幼稚園老師,肉身擋住坍塌中的水泥塊,挽救了四位兒童的性命,自己犧牲。

有一位公安為了救一位女記者,被直昇機的尾翼掃到,不治身亡……。

電視新聞用最隆重的哀歌在播放這些新聞,畫面以緩慢處理。

就連台灣的電視觀眾,也認識了一位來自台灣的「英雄」,今天晚上,他就要回來了──祥鶴旅行團的「小胖」,帶了一群七、八十歲的老公公老婆婆旅行團,在地震發生時正在四川山中趕路,臨時開進七盤溝,受當地居民的照顧,小胖獨自照顧全車的老人,隱瞞災情,一邊設法脫困,並徒步七公里求援……這些是轉述的,小胖受記者訪問已表示他「不是英雄,只是盡了領隊該有的責任」,今晚肯定又可以看到更詳細的報導,關於這位「英雄」。

我們有沒有覺得很奇怪?這次的系列報導,出現了特別多的「英雄」呢

921大地震、納莉風災,我都不在台灣,不知道當時是怎麼報導的。但我可以大約想見,記者拚命的報導山是怎麼移動,路是怎麼坍方,樓房前面停著多少慘痛的畫面……。但,台灣的觀眾從來沒有比這次碰到更多的「英雄」。

我感覺到這股趨勢也在擴散中?昨日的募款活動,有幾位無名氏捐款幾千萬台幣,堅持匿名,記者將幾位藝人的報導全部放旁邊,將這些匿名捐款者的勇蹟不斷的播送。我回台灣看新聞看了三年,習慣聽記者亢奮的尖銳的聲音畫破我家喇叭,各位有和我一樣的感覺嗎?從來沒有過比這幾天還要「溫暖」的

這些英雄故事,溫暖著我們。不得不在心裡暗自計算,這裡的觀眾,有多久沒有看到這麼多「英雄」了。有多久沒有在心裡接受過這些「英雄」了。

要不是這次的震災在四川,台灣記者與大陸記者合作,恐怕沒這麼多「英雄」的故事兒。

在這裡,「英雄」漸漸的是被排斥的。

曾經我真的也很討厭大英雄主義,在北美洲住久、被好萊塢電影長期洗腦,英雄似乎就是大美國主義的代表。若我們沉醉為英雄歡呼,那我們亞洲人就準備要跟美國一般民眾一樣的膚淺無腦了。不過我回台灣以後,卻又感受到這裡有一種刻意的「去英雄」的默契

別想歪。此文無關政治!只是在講一般的情況。我們總是用或許比其他地方嚴厲了幾千倍的放大鏡在看我們政治、經濟、社會的各領導人,而這放大鏡本身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所以所有的「英雄」,還沒出生就先被打亂。連「水蜜桃阿媽」這樣的英雄也會捲入某些紛爭,反正最後好像道理愈來愈亂,還沒還任何人一個公道,由於已經失去新聞性,鏡頭就轉走了。

原本應該是「英雄」的,也就碎了。

當一個社會太過於批判(critical),它的所有勢力會因為互相攻訐而互相抵消,它的觀眾對所有事情產生懷疑──懷疑不是壞事,唯一的缺點,就是也不會再有英雄的出現

英雄是有點胡里胡塗的。

英雄的故事本就是加油添醋的。

英雄的形成本就是需要一點點浪漫的支持者的。

亞洲社會很排斥英雄,有時認為英雄是一種刻意下的「造神主義」的產物。但事實本來就是這樣,英雄的起來,就是大家無條件的說「我崇拜他」,而我們愛一個英雄,最怕的就是「他是假的英雄」,那「落差」太大,令我們柔弱的心臟會承受不了。一般的民眾只要被「騙」了一兩次,就會得了「英雄恐懼症」,再也不會輕易的相信英雄這檔事了。

除非,它已是一具屍體。

於是,英雄不容易出現在此地了!就算可以變英雄的,他們也刻意的低調下去!

不當英雄!

沒有特權,不要特別看我,不要造神!

他們以為,下來「不當英雄」,比比看誰吃一百元的便當,就會贏得「廉政」的稱號,就會贏得乾淨的榮耀。結果,不料沒有,無論哪一派的政治家,反而都還是繼續的成為被嚴鬥分析的對象,他們覺得很奇怪啊,不然你們想怎樣?答案就是因為,他們當初拒絕了「當、英、雄」

「活」的英雄。

該出現英雄,就要讓英雄出現。假如一個地方只有五個人,那應該以「理」來管理,但若一個地方有五百萬人,各有各的不同,完全以「理」就沒有用,因為「理」中仍滲有太多的米蟲和噬肉蟲;人民和一個人物之間的距離是這麼的遙遠,這時候只有「英雄」才能支撐出一個有力的形象,也只有英雄是最簡單的。

假如沒有英雄,我們就喜歡一直批判,應該這樣做,應該那樣做,然後盡量達到一百分。但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百分之百的。

假如沒有英雄,我們用謹慎而非熱情的心情來看人,結果什麼都沒有得到,只是多方俱傷。

雖然文明人排斥英雄,是有道理的,但四川大地震後,我們方才了解到,生活之中,原來有這麼多人值得我們叫他們「英雄」。不要在他們死後才叫,現在就可以把他們帶出來。我們無條件的面對他們,為他們崇拜狂吼,有什麼好害羞的,我們的時代真的需要英雄。

3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