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美食部落客都愛吃什麼?附個人心情抒發

昨天,台灣美食部落客艾瑪小橘迴紋針AmykakuJanie(依填表先後順序排列)幫我們填了這麼一個「美食部落客最愛吃什麼」的比較表,也給了我們一些改站的建議,向她們再次致謝。從這個比較表,我們知道,原來Amy與艾瑪喜歡吃日式料理,小橘愛吃泰式的,迴紋針則愛中東的,Janie愛吃肋眼牛排。美食部落客吃遍天下,什麼都吃過,或許不會想透露「究竟愛吃什麼」,想不到一下子就寫出來了。

這是台灣的五大美食部落客,他們的部落格我很愛看,大家都很愛看,最近我猛拚流量拚到現在,依舊只能是她們的一半而已。

美食部落客愛吃上述的美食,那……網路趨勢部落客愛玩什麼網站?

我愛什麼?

我也愛今天可以好好的坐在Facebook前面和朋友玩幾個application啊,我也希望可以推特一下和朋友打屁啊,但我每天必須再衝流量,所以要看新東西,短短20秒就要完成會員註冊動作,然後點幾個動作,完成我的思略。這樣的事情變成每天在做的事,網站就再也不好玩了

而且充滿壓力。譬如我看到一則創投現在較少投資網路的消息,身上突然冒出冷汗;我看到一本罵網路的書,耳邊立刻響起嗡嗡聲。從前我可以當一個觀眾,靜心的欣賞這一切,但現在不同了,我有時就是火線的焦點,在台灣大家談到新創網站、說到Web 2.0,無論是正面還負面,Mr.6都是他們心中浮現的代表形象之一。對我來講簡單不過的邏輯,卻被人抨擊,而我又拿不出證明。有,我拿出很多證明,但並沒有說服人。嗯,並沒有說服這裡的人。

所以我又戴起鋼盔,進入戰鬥狀態。希望寫出更好的文章,推廣更多的想法。

但我也愈來愈孤單。有時候,自己一人坐在辦公室或坐在家裡,那種巨大的寧靜,會吞人的,讓我有點忘卻了網路應該的最可愛的一面。

我總想出去走一走,但寫在行事曆的還是要去履行完成。昨晚到了下午,才想起晚上還要到學學上課,還好講義可以暫用之前的,卻沒想到講到一半,全身發抖起來。這是這星期第三次發燒了,每次都一下下,更是讓人心慌。生病的時候只希望它趕快好起來,然後就會心想,為何要把自己弄得這麼累呢。

我可以寫,我可以講,所以我在這裡寫與講。但「我可以」和「我喜歡」慢慢變成了兩回事。因為我可以,所以我已經習慣認為,自己就是很喜歡這些東西。

有捨才有得!老婆一直提醒。但我習慣一頭栽進去,一直都是這樣,我才學到了一些別人沒學到的;在現代,很多事可能要先付出才有收穫,先付出再談收穫吧,努力的在這邊燃燒自己的青春吧。你說這些事情到最後變成什麼?不知道,一隻鴨子在底下拚命的滑水,只要看到願聽的人,我燒盡我的力氣來把網路這東西講給他們聽;只要聽到他們犯我以前的錯誤,我就燒盡力氣解釋我認為如何正確。燒盡力氣寫部落格,燒盡力氣訓練團隊,讓他們看到真正矽谷式的網路,變成尖兵的創辦團隊。

人人都在講網路,但網路的要素,我太明白不過了,站在一代網路與二代網路創業家的死屍之上,我們知道,新創產品就是要「做出來」,成功要素包括了點子、技術、時程掌控、系統端…缺一就糟,產品還是要即時推出;台灣的網路界在新創公司這端,上述這套基本上是不完整的,一切仍待調整,我也在學,若再加上最堅持的成本管控,尤其人事成本控管,最後自己弄得累壞。

在前方各種阻擋中,我盡量去看到已經完成的東西,心中會好過一些。盡量看未來。但還差得遠。我覺得大家並沒有聽到我的網路,還沒出現對話。在那天發生之前,我只好用寫的、用講的,單方面的寫,單方面的講,不然我會沉歿。

在這麼一個早上,我照常的起床,昨夜發燒後,流一些汗,我來到書桌前,這個動作已經很習慣,我已經忘了以前還沒寫部落格只寫日記,到底是幾點起床,起床的動作又是如何;我甚至忘記以前只寫一篇部落格文章時,是幾點起床,起床的感受又是如何。我現在只知道,起床就是要幹活,先調整心情,喝熱水,坐沙發,洗澡,然後寫兩篇文章。這是我答應自己的事。我總是這麼擅於強迫自己做事,總不小心塞了太多東西到我的日曆。

到了早上,這感覺會特別明顯,我覺得我忽略了我的家人。

生病的時候尤感如此,今早我動作比較慢一點,四點多起床,我摸東摸西,到了六點,看著窗外的陽光。

再過兩小時,我的小寶寶也會起床,他會答答答的踏著他的小腳板,在大理石上。他會走來爸爸這邊,搶著要拿我的滑鼠,我會和他說,不行,爸爸在寫部落格,還沒寫完,要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來不及先生。」我老婆這樣叫我。

我得解釋,你知道早上起床要從兩張白紙生出兩篇創意文章,是多麼大的挑戰嗎?但我卻無法解釋,為何我要乖乖的接受這個挑戰,而且死抱著它,直到今天。

我想,我家寶寶不知道什麼是部落格,等到有一天他會知道。我希望他知道的時候,我仍然在他身邊,親自跟他介紹我曾經寫的Mr.6部落格。

然後……地震了,我坐在這裡晃啊晃,昨天Twitter再次擊敗地震中心率先報出四川地震,但我猜,今早這場地震,大部份推友都還在睡夢中,根本不知道地震發生。我看了看時間,今早地震的此時此刻,我已經起床兩個小時了。等到我提著公事包出門的時候,我將已經起床四個小時,這四個小時坐在家中書桌前一分不敢休息,意思是說,別人才開始上班,我其實已經先上了半天班(4小時)了,這還沒有計入晚上有可能的演講或網路活動。

當我拖著疲身回到家裡,別人過一天,我已經過了兩天,上了兩天的班。這兩天全都是關於網路,卻也都不是網路

美食部落客有一天若食不知味,怎麼寫美食呢。人人都懂得玩網路,我們在中間,爬到一個高位,爬到一個誰都可以看到的位子,可以被抨擊的實在就太多了,所以我們只好「加碼」,更努力的做,花更多力氣去讀去寫,去學去深析,但還是得直接拿東西與奇怪邏輯來跟你比,有些人直接就莫名其妙對你不接受,然後我們就進入了很痛苦的循環。

很多的因素而造成我們必須照著這個方法前進。很多的東西有苦說不出,只是照這樣去前進。到最後,我可能花了80%的時間在做一些我從不喜歡做的事情,要等到來到我最喜歡的會議,坐下來暢快的欣賞自己的網站,真正的聊一個東西,已經很累很累了。我不知道網路最終可以為我掙到多少財富,這個行業真的很辛苦,很辛苦,很辛苦。很多實際的與心理的壓力,很多衝突,很多有的沒的……。

但這是我唯一會做也做得好的事情。希望一年以後,我又可以再次告訴你我愛什麼,就和我喜愛的這幾位美食部落客一樣。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