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要愈活愈high還是愈活愈窄,都看你選擇了哪一個「指標」看

他再次嚇出一身冷汗。

待有意識自己已醒,他發現,自己早已半坐在床上。

又是這個惡夢!

他勉強撐開眼簾,在窗簾拉一個小縫,外頭的陽光讓他確定了現在的世界才是真的。

他下床梳洗,還是擺不脫剛剛的惡夢。

實在太可怕了。

說也奇怪。

他就只是夢到一扇「門」,有什麼可怕?

但他就是止不住的害怕。

從小,他就常常夢到類似的場景。

小時候,他從不覺得這是個惡夢。

說給任何人聽,一定沒人認為這是惡夢──夢裡的他,在一條路上。

只是,一條路。

這條路,筆直的,往前延伸,一直到消失在地平線。

路的表面應該是柏油,或是水泥,總之,是光滑的,卻不滑;而且路是沒有坡度的,走起來完全不費力。

只是,沿路的風景,從來沒有變過。

應該說,沿路是「沒有」任何風景的,他記不起來沿路是什麼,類似沙漠,往左往右看都是一望無際,不過一點也不熱,很好走。

這一條路,怪怪的。

因為,怎麼走,都走不到盡頭。

夢裡的他,沒問太多,就是腳步不停的,往前走、往前走。由於左右兩邊風景都一樣,所以他從來不看左右邊,他都是盯著那條直直通往前面然後消失在地平線上面的路,盯著那地平線。

因為怪夢太真實,每次他起床以後,總覺得自己仍在走。

然後,可能是在下星期,可能是在下個月,某一晚,他又會回到了那個夢,回到那條路,繼續的……走。

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夢慢慢開始像個惡夢呢?

印象中,好像從自己第一次被升成主管開始。白天慶祝,晚上卻夢到自己走在路上,旁邊開始有人,跟著他一起走。

而且,還會說話!

說話的不是那些人,而是他自己。

這也是他第一次,在這個夢裡說話。

他說話的時候,其他人都聽著。

說也奇怪,其他人都不說話。

只是聽著他說話。

他記得這些人,眼神清澈得像湖水一樣,說不定,這些人都沒長耳朵,只是用眼睛在聽著他講話。靜靜的聽。而他吵吵的講。

而這個夢,之所以變成惡夢,是因為他一邊講,一邊觀察到一個奇特現象。

不是這些人。

而是那條「路」。

那條再熟悉不過的路,那條經常在夢裡走過了好多好多步、怎麼也走不完的路──它的「形狀」,好像變了!

一條路直直的通往地平線的彼端,愈來愈窄,那是錯覺。

不過,某一天開始,他發現這條路在地平線終止的那一處,好像比以前,更小,更窄了。

好像是開始邁入40歲後,他開始證實了這個懷疑:這條路,真的變窄了!現在走路的他,和同樣數目的五個人、十雙清澈的眼睛齊肩並走,卻比上一次還要更「擁擠」,這,不是變窄了是什麼?

他壓壓自己的肚子,難道是因為自己中年發福,變「胖」了,於是身邊更擠了?

他不確定。

好像也因為更擠了,那些清澈的眼睛,好像也愈來愈「渾濁」了。

愈來愈不耐煩了。

他繼續做這樣的夢。

他仍舊走著這條路,仍舊有人和他一起走。他發現自己愈來愈愛講話給這些人聽,而這些人的眼睛,卻愈來愈渾濁。

有一次,他甚至發現,自己不是唯一在說話的人了。他發現有另一個一起走的人,也開始說話了──那個人,比他還要年輕,比他還要漂亮,說話聲音也都比他好聽。他當然不想聽,他覺得那個人,沒料也沒品,沒智慧也沒實力,只是一個嫩咖,半瓶水響叮
噹,胡言亂語一通。在夢裡,他變得更積極的講話,不過,聽他講話的人,愈來愈少。

這條愈走愈窄的路,是個惡夢,無誤。不過,夢醒之後,他去上班,在實際的世界中,他的辦公室愈來愈大,窗外風景也愈來愈好,名片上面的頭銜也愈來愈高。

當然,發福的狀況愈來愈嚴重,頭上的白髮也愈來愈多,皮膚開始生出老人斑,腦子好像不若年輕的靈活……。

有天,他突然領悟到了一件事。

關於那個夢。

現在,他已經是「每天」都會夢到那個夢了。

他領悟到,那個夢,根本就是在反映著他現在的人生──夢裡的他,就是現在的他;長相一模一樣,身形一模一樣,講話聲音一模一樣。

有時候,他甚至覺得,連「處境」也開始一模一樣了。

在這間待了25年的公司,沒人比他資深了;他經常不可一世的昂首挺「肚」的站在他的辦公室旁,他有太多的經驗,和太多的故事,但,抱歉,一個年輕人走過去,歎一聲,根本不理他。

此時,他也發現,他心裡開始產生巨大變化。他認為這社會愈來愈膚淺,只看外表,不看內裏;他就算有再多故事,或再高地位,只要碰到一個年輕人,站在他旁邊,他馬上瞬間如枯萎花瓣立即塌倒。

現實生活是如此,夢裡的那條路也是如此。那條愈走愈窄的路,現在大概只能容得下三個人走了;以前的那些人,因為擠不下,不再走在他旁邊,而且,那個比他年輕又很會講話的人,已經帶走了他的人,不知道走哪裡去了。

慢慢的,在夢裡,他回到了一個人的狀態。

一個人走。

時間回到這一個早上。

他仍在喘息,因為剛剛的夢。

這一條已經走了幾乎大半輩子的路,竟然,多了一樣東西。

那是一扇門。

這扇門之後,就沒路了。

他之所以看得到門的後面,是因為,此門的上方什麼都沒有,門的兩旁也什麼都沒有,沒有牆,沒有屋頂,真的就是一扇門。所以他可以看得到,那扇門的後面,原本應該有路繼續直直往前通到地平線的,卻是空空如也。

沒有東西。

這是什麼意思?

依每天作夢來計算,大概五天後,他就會走到這扇門,打開門,再也沒有路。這是什麼意思?

他已經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尤其他早已發現這個夢代表著他的一生。

他的恐懼,轉成了不甘。

他才55歲,單身的他,還想結婚,還有老母,還有他的社經地位……。

他試著在夢裡,不要再走。

但他就是沒辦法停止。背後有一股力量,推著他向前走,起床後他發現那力量就只是床墊而已,但夢裡,他卻被往前推、往前推。

現在,路已經很窄、很窄。

而那扇門,愈來愈清晰。

他甚至已經看到門上面的紋路。

到了今晚,他不敢睡覺了。

他灌了三壺咖啡,讓自己醒著。

他寫了遺言。

交待了銀行帳戶、私人物品。

快要睡著的時候,他留了簡訊給老母。然後,還將房間整理了一番。

果然,他計算的沒錯,那扇門,現在就在眼前。

他伸出手,去握那個門把。

那門把的觸感,冰得讓他嚇一跳,讓他疼痛。他本能的縮回了手,後面的力量,卻仍繼續一點一點的將他往前推!

此時,他突然決定。

他決定「賴皮」。

他決定不接受命運的安排。

他決定,他不願意接受這扇門。

他想,生命要終了,他也不願意,終了在這麼小的一扇門。他已經走了一輩子的路,他不要終止在一扇門。

他要終止他的生命在「路上」。

寧可死在一條寬闊無比的路上,任由天上禿鷹隨意啃食至消失!

他覺得背後愈壓愈緊,整張臉都已經貼門上了,他仍拒絕,他仍拒絕!他連環罵出所有他能罵的話,為自己加油打氣,他絕不去握那個門把!他大喊,來吧,來吧,我不要在這裡,我要更遠的,我要寬大的!

這時候,他發現。

他發現──他竟然轉身了。

他轉身了!

怎麼可能?他竟然可以轉身?

他怎麼沒想到這一點。

或許,他要夠老,才想得到這一點。

這下可好了,他又回到了年輕的那個畫面。

他回到更輕鬆的步伐。

他每天作夢,每天在夢裡走路。那扇門,已經在背後很遠很遠的地方,這條路也往前面直直通往地平線彼端。

而且,它彷彿愈走愈寬,好像,又開始能容納好幾個人一起走了。

這故事是說,其實Life is all about range。大部份狀況下,你愈老,你能「吃」到的範圍就愈小;你愈年輕,能「吃」到的範圍就愈廣。換句話說,你愈老,就愈退步,在大部份的指標上。

不過,有些少數指標,愈老,是愈好。

如果你的眼光是放在這些指標上,那麼,就能愈活愈「寬廣」。

人生要愈活愈high還是愈活愈窄,都看你選擇了哪一個「指標」看。

讓時間為你工作,而不是讓你傷心。

好課城開立新職場課程,位子有限,儘快報名!!

推薦課程【聲音診療室】:投以專業聲音培訓,就能獲得動聽好聲音!2小時,量身打造聲音訓練法,讓你重新認識自己的聲音,說話能隨時散發自信與魅力,為你贏得職場「好人緣、好人脈、好人際」。

正確有效的溝通,須注意語意表達是否完整,還得配合語氣、動作表情,隨著情境、對象演出「到位」,才不至於弄巧成拙,
讓聽眾聽不懂意思,又會錯意而造成一場誤會。說話藝術,需要仰賴說者、聽者間,各種說話「眉角」的注意,才能完成良好的溝通。

溝通層次分許多種:

第一、只要能順暢表達,將語意清楚傳遞,讓人容易理解,即是好的溝通。

第二、能在各種社交場合游刃有餘的自在表現自己,顯示大方、得體的應對能力,

又是另一種層次的溝通能力。

第三、甚至在說話過程中,加入個人特色,懂得掩飾缺點,放大優點,讓人留下   

良好的印象,並有感染力的讓大家喜歡和你交談,和誰都能聊得來,那又

   是另一種層次的溝通了。

任誰,都想擁有良好的溝通能力,

因為在職場或人際中,溝通高手永遠占有優勢~

但多數人培養溝通能力,都只著重說話方式的訓練,

往往忽略極為重要的說話靈魂,就是「聲音」本身。

每個人的音色,因為聲帶、體型、遺傳、環境等因素而有所不同,

你的聲音不吸引人嗎?沒關係,其實這些都可以透過訓練加以改善!

瑞芹老師在聲音領域打滾超過20年的資深豐富經驗,作品涵蓋廣告、戲劇、卡通、旁白等,
代表作卡通《我們這一家》花媽、《冬季戀歌》、《主君的太陽》女主角等。
在專研聲音敏銳度與發聲技巧訓練擁有多年指導經驗,
而你只需來報名上課,讓我們投以專業、正確、適合你的處方箋,就能獲得滿滿的經驗傳承,報名這場,絕對物超所值!

2小時,量身打造聲音訓練法,讓你重新認識自己的聲音,說話能隨時散發自信與魅力,為你贏得職場「好人緣、好人脈、好人際」。

你還等什麼呢?還不快來找出你不曾發現的聲音特色~

史上第一場透過2小時的互動來分析【聲音診療室】

限額8~12人,期間內只開一堂,儘快點擊訂位按鈕以確保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