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孕婦部長請產假,講清楚就沒有罪惡感?

今天很特別, 大家回來上班。五月一日放假,大陸放假到周六,台北是周四。在放假的時候,我看到這一張令人震憾的照片(如上),讓我對「放假」這件事產生很多感覺。

它不是合成照片,也不是在某廣場某路人路過被不小心拍到。照片中穿著孕婦裝的女性,正在「閱兵」,旁邊這些兵都在對她「敬禮」,她就是他們的大長官。這位懷孕女性叫Carme Chacón,是西班牙兩周前新上任的國防部長。西班牙剛連任成功的首相向來以男女平權出名,兩周前正式敲定這次女性閣員正式超過男性閣員,17位中一共有9位女性,其中一位只有31歲,可說是一新耳目。Chacon的上任,兩周前已經傳遍歐洲,一周前被TIME雜誌專文評論,Chacon自己更於上周末親自飛到阿富汗,探望西班牙在那邊駐紮的幾百名部隊。據這篇報導,Chacon不像美國總統可以搭空軍一號直飛,她得先搭客機到科威特,然後再搭西班牙空軍「大力士戰機」,聽說坐起來很不舒服,這一共11小時的飛行中,Chacon除了三軍將領,還有4位醫生隨行,婦產科、小兒科一應俱全。

而這周隨著Chacon的消息繼續傳到全球,大家持續討論的重點其實是並不是「孕婦能不能當國防部長」或「孕婦會不會造成西班牙提早自阿富汗徹軍」,而是……已經懷孕37周的Chacon,快要生了!所以,她等於才剛上任就要「放假」!

她,真的敢把「產假」請完嗎?

目前在西班牙,女性的產假高達16周,也就是說,假如Chacon部長是在6月1生寶寶,那她法定上可以放假到9月15日左右,總共三個半月。大家都知道,「法定」都可以「聽起來非常久」,但好像真正「有心於事業的女性」,似乎都不把它放在眼裡的,聽過不知哪位台灣的知名女強人,生完十天,月子都還沒做完就跑去上班,不知想要證明什麼事。所以Chacon會怎麼做?假如順著社會而提前報銷產假,到底是在「證明」女性可以和男性一樣堅強,還是其實是「屈就」於男性的壓力把自己的身體性命不顧了?由於社會對這件事的定義不明確,無論怎麼講,把產假「放足」的孕婦們,肯定會產生無可救藥的「罪惡感」。大家知道嗎?生完十天就來上班,就算家裡有長輩義務幫忙或甚至請來菲傭要伺候照顧小寶寶,真的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那是心理上的一種割捨,自己想baby是一點,另一點是怕baby也想媽媽,baby這麼小怎麼會想媽媽?但自己心中的罪惡感就是過不去呢。但工作不做,罪惡感更大,於是到最後,其實就是在比較兩邊的「罪惡感」,最後看看哪邊戰勝了。

也有可能,兩邊都沒勝,罪惡感成了雙倍!不用說女性,以我自己為例,太太生小孩,我要請「陪產假」,多了一個「陪」字,勞基法規定男生就只能請三天。我記得那三天是周三到周五,其實跟著生過第一胎的新科爸爸就知道,那幾天過得非常緊張,也過得很快,非常快;雖後來加上周末其實共有五天休假,但還是一下「咻」就過去,當我回到辦公室,根本還像個身上還留著臍帶的新爸爸,無法工作,但也不能不工作了。已經請了三天的假了呢!當時的我,背著這雙重的「罪惡感」,在接下來的好久,每天回家早了一點,都會偷偷摸摸、雙腿顫抖的走出公司;晚了一點,就變成偷偷摸摸、雙腿顫抖的走進家門。

Chacon到底敢不敢放這麼久的產假,當然要看西班牙的國情,這周新一期的《經濟學人》也剛報導,在西班牙男女的失業率,女性比男性要高了20個百分點,然後整個西班牙的企業的的所有的董事會中,只有4.1%的董事是女性,其餘96%全是男的,遠低於歐洲平均11%。我不了解西班牙與歐洲政策歷史,不確定這個「女性在職場被壓低」的現象和它目前的「16周產假」有沒有關係,但我想,在國內與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下,Chacón部長這一次的「產假」,她的那種「雙重罪惡感」,肯定也破了全球所有產婦的記錄。一個月不對,三個月也不對。

不過,Chacón部長是公眾人物,肯定有正、反兩派幫她抬轎,但,一般的民眾就沒這麼好運了。一般的上班族,得繼續承擔這「雙重罪惡感」,奇怪的是,這「產假」完全照法定的放,沒有一絲自私,而且「放產假」這件事對工作的影響,大家都了然於心,就算人在放假,要做到不影響工作是有機會的,說不定孕婦也真的都有做到,但這罪惡感卻依然存在!我認為,大家的盲點就是,讓這股罪惡感繼續藏在禮貌之下,大家──「不敢提」

對家人「不敢提」是正常,因為也不知道該怎麼提,但,為何在一板一眼的辦公室,依然不敢與老闆討論這件事?

帶領一間公司,我自己也在慢慢學習「准假」的藝術,對於同事請假,一開始會把那些假期「看得很嚴重」,尤其看到大家最忙的時候,某同事的椅子卻是「空」的,就會覺得,「這樣,我請他來是要幹嘛?」而現在我比較能釋懷的主要原因是,放假的時間與工作的時間相比,比例其實非常的低!尤其是拉長到長期來看,譬如Chacón部長一任八年,三個月的假期只佔掉3%。我們若是要長期的聘雇此員,那我們注重的,應該是他能否在工作的時候ok,那他放假的時候就閉上眼睛不要看就好。於是,我開始讓同事感覺到,我們大家只要有足夠的理由,都可以請假,但一周若請掉一天假,剩下四天的工作量就一定得超過平常的1.25倍(多出來的是對其他同事心理補償),而譬如該在周五完成的東西,若周五請假,周四就一定要完成,沒有任何的理由說No。若是碰到比較長的「婚假」或「產假」,那評斷的標準就更抽象,放完假回來肯定是要秀出你有這個「假」的價值,無論是因為放「假」變得很輕鬆厲害,還是「假」裝出來變得很厲害,反正就是要變得很厲害就是了。你可以正常上下班,但就算在家裡偷偷加班都要想辦法趕上該趕上的進度!

這「罪惡感」實在太大,沒有罪惡感,這些假期也會度得更奔放愉快。如果辦公室除了把「你可以放多少假」定出來,也把「你放假要做完什麼事」講清楚,講清楚了就不會有罪惡感,也是員工與雇主更健康的長期合作法則。

想看Chacón部長的閱兵影片請看此: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