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高招的「識人術」:問他一道「穿人題」

《華盛頓郵報》前天報導了一則來自加拿大的最新科學研究,報導說,科學家早就發現,人們臉部會透露出「微表情」(micro-expression),這種「微表情」通常只有二十分之一秒鐘的時間,一般人用肉眼根本察覺不到,當事人自己也沒有感覺,而「微表情」就和腦波一樣,雖然明知存在,但如何解讀它們還需多研究。這次的實驗之所以讓科學家特別雀躍。因為他們發現微表情之中,「說謊」特別容易被辯識出來!

他們找來四十一個學生,其中35位女性,6位男性,給他們看一系列的照片,有的是中性的(如一輛卡車在路上),有的是極愉快的(如看到可愛小狗在奔跑玩耍),有的是很恐怖噁心的(如一根斷掉的骨頭),讓攝影機對著他們,然後拿這些影像到電腦裡研究這些人看到不同照片的臉部變化。科學家除了發現了這41位測試者都對極端照片出現「微表情」外,最驚人的是,他們發現,當測試者看到可愛小狗,而他可能不覺得小狗可愛,又想「裝作」笑咪咪的說小狗很可愛時,這位「說謊者」的臉上的「微表情」會比較久一點,大約可以到一秒鐘,而且傾向只有局限在上半部或下半部的半臉。這實驗導致的一個驚人結論是,人的臉上,不只「藏不住秘密」,更藏不住的是「謊言」。他們將這些人暫叫做「情感漏洩症」(emotional leakage),這些情感漏洩症的「症狀」,就是比較長的「微表情」,只要知道「規則」,不只電腦察覺到,人眼說不定也可以察覺到。

到底有多少人有「情感漏洩症」?

還是…人人都有?

美國人對這種需求,尤其強烈。每當出現「兒童失蹤事件」,記者一定蜂擁到苦主家中,若在亞洲,家人躲起來不見人,但在美國,家人卻會接受訪問,然後對著鏡頭說,求求歹徒放我孩子一條生路吧!這動作已變成傳統,不這樣做都奇怪,後來,美國人發現,許多「兇手」竟就是三天前在鏡頭前聲淚俱下的那位親愛家人,「兇手」竟然「耍」了幾千萬名的電視觀眾,大家就會想到,為何人們竟然不能從表情看出「他在說謊」?這個實驗的下一步,目前已找來60卷「找小孩」的影片,其中30卷本身已證明就是兇手,他們將試著從這些兇手裝模作樣的有鼻涕有眼淚的臉龐上,找到一些「說謊」的蛛絲馬跡。

當然,對一般人來說,「抓說謊」不是很重要的事。不過,「識人術」倒是很重要的,也就是看到一個人,馬上就「以貌取人」,判定對方是好是壞。最近在誠品書架上真有一本新書叫做《識人術》,大概就是入門版的「面相學」,告訴你一些「top sales」和「公關專家」如何「以貌取人」的「成交祕訣」。這本書在上周末看到,高倨誠品新書排行榜的第四~五名,僅次於女王的兩本書,可見大家對「識人術」的熱中。

其實,不只sales或公關,每個上班族皆常需要做「與陌生人溝通的事」,許多時候,譬如找新進人員、找合作伙伴、找外部廠商,需求緊迫,沒時間交陪,談幾次就必須「決定」要不要對方,這時候就要靠「識人術」了。不過,由於我們對自己「識人術」沒自信,有時候我們反而不敢請那些太活潑、太亮眼、太油腔滑調流里流氣的,以防對方太會誇大自己、太會遮掩自己的謊。但這樣其實很可惜的,因為這樣的人,必定有他們聰明與厲害之處。

但,「識人術」既然還在實驗階段,還沒有完全定案,有沒有其他的更有效的方法?有沒有比較「科學」的方法?

我覺得,識人術之外,不妨也用「穿人題」來交替運用。所謂「穿人題」,就是出一個很關鍵的題目,那題目設計得這麼出奇不意,甚至讓對方沒有察覺情況下,就不小心洩露了「正面」或「反面」的答案。譬如,男女剛開始交往期間,出奇不意的問「你願意結婚嗎」之類的,或許可查出對方是否「只是玩玩」,這就算是「穿人題」了。也就是說,「識人術」是用「眼睛」判斷,而「穿人題」則先動嘴再加眼睛判斷

譬如,我在之前曾找過「網路重度網拍使用者」,大約四~五人來面試。有天,一位非常熱情活潑的小姐來了,我問對方,「你常用網路嗎?」

對方點頭如搗蒜,頻頻說,網路實在太好玩了,沒有網路簡直活不下去!

我說,那你都用什麼網站或網路服務?她則說,台灣的無名小站、PayEasy、FashionGuide這些,都有碰一點!甚至海外的eBay也常上去撈寶!還說了好幾間我不知道的海外女性購物網站,聽了嘖嘖稱奇。

但我心裡知道,不可能去查證她是否真的有在玩這些,只能盯著對方的漂亮的臉,試著去判斷這些話到底有幾分真實?想起幾本書,想起這些科學報導,假如我也會「識人術」,該有多好?

這時候,終於想起什麼的,我突然閒聊一問,「咦,你……家裡有電腦嗎?」

她說,有!

那,螢幕幾吋呢。她高興的說,喔,好像是15吋吧,還是那種大大的(CRT)的。這時候,不知是看到我好奇的表情還是她心虛,她突然說,嗯,這台電腦她其實不常用,平時她都與老公共用一部電腦!

「那,老公職業是?」

「是工程師,隨時都掛在線上的那種!」

我說,「這表示,你平常回家應該就不常用電腦囉?」

此時,她整個人就這樣慌了起來。過了半秒才說,是啊,一回家以後就想放鬆一下,一天看電腦,好累啊。想斷線休息一下!

答案出來了。她的回答很正常,但她並不是我們要的「那種」重度使用者。之前的面試中,她看起來就像是個重度網拍使用者,非常的瘋狂的在買也在賣(只是她的店都倒光了)。假如是這樣,不可能回家後完全不使用電腦,與老公共用一部電腦。當然這判斷有些主觀,不過這個關鍵的「問題」,確實讓該面試者顯露了一些慌張的模樣,讓我們可以清楚的判斷實情。

從此以後,我與一起徵才的同事說,我們不必「識人術」了,為何要用「眼睛」呢?我們應該多用「嘴」來「識人」!我們應該想辦法找看看「穿人題」,只要問出來,馬上可以「穿」過任何一道防護,測驗出對方的心,不只是「微表達」,也不是一秒的表達,它可能讓對方直接就幾秒鐘的不知所云,直接讓我們知道答案。

每個領域,每件工作,應該都有一兩個「穿人題」,方便又好用。今天,我們就可以開始收集了。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