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們,給「假性家庭主婦」多幾條路走吧

周末例行到Starbucks,見一個男人坐下,他沒有說話,喉間發出類似嘯喘的奇怪聲音,似乎在跟旁邊的女兒打信號,女兒跟著坐下。沒多久,小女孩的媽媽端著全家人的三杯咖啡坐進來,因為太重,手巍巍的顫抖,還好她看起來很是幹練,很快的將咖啡放在桌上,自己也坐了下來,一家人看書,安靜的畫面,讓我偷瞄了好幾眼。

我猜,這位先生走進咖啡廳,習慣性的就直接進了最裡面,負責搶座位。咖啡是太太買的,女兒先在櫃台跟著媽媽選了她要的飲料,然後像一隻蝴蝶翩然飄到爸爸搶到的座位。這位男人應該是個啞巴,或許也聾著,自己打理生活沒有問題,但工作產能或許受到限制,他們有一個可愛的女兒,生計怎麼著想?很有可能,這位母親平常得兼一份工作並兼照顧女兒,幫了很多忙。我一直在想,一直在想,心中翻攪著。

老婆剛好租來一片韓劇《有你真好》,老外婆是啞巴,城市來的外孫到山上與她同度暑假,孫子從排斥她,到看到外婆對他的愛,後來我實在感動到無法整片看完,閉上眼睛,一直出現那些影像,心中也在翻攪著。我想的層面或許有點可笑,我想的是,有阿媽就有阿公,阿公現在已經不在人世,若看到阿媽在山上這麼辛苦這麼孤單,阿公在天上也會不忍心的。

我不斷的在想,一個厲害的媽咪,撐著整個家庭,從年輕、到老,之所以是感人的畫面、感人的故事,因為它和一般女性的形象是如此尖銳的衝突與委屈,女性天生或許較柔弱,卻得站起來,站出來;她站出來,肯定不是為了雄性競爭,而是為了「愛」。

這份「愛」,每一位女性都有,但她們在工作上可以表現的方式,換算成現代職場的氛圍,卻只剩下極端的兩條路可走:上班、不上班。就這樣。自從寫了那篇家庭主婦文,這幾周一直有機會與其他人討論、甚至辯論。我們終於找到一個重要的關鍵──職場給家庭主婦的選擇,實在太少。少到只剩兩種。

因為太少,所以有一個族群就出現了。

最近電視上流行「假性單親媽媽」這個新字,形容老公很忙,或是到遠方經商,雖然還在人世也還深愛著家,但常年沒伴在身邊,「她」已經形同成為單親媽媽。而「假性」是個很妙的用法。我九歲就患「假性近視」,後來看到所有同學也都慢慢得到「假性近視」,小小的心靈就記得所謂「假性」,只是「變成真的」之前的一個墊步、一段前奏。「假性單親媽媽」是否有一天會變成真的單親媽媽?我想有不少已婚女性個個在忙碌的老公旁邊,放了好幾根天線密切警戒中。

但有一個新族群,叫「假性家庭主婦」。所謂「假性家庭主婦」,其實都擁有一份工作,且都還在穩定的收入,但,她已經對這份工作傾向「不忮不求」,對職涯發展也不忮不求,甚至沒有未來的目標與計畫。這族群和「假性單親媽媽」不同,因為「假性家庭主婦」可說是特別的甘之如飴,雖然假性家庭主婦並不想「立刻成真」,短期內亦並不打算放棄工作,但長期看,她知道工作已不必是她的第一順位,今天假如家裡臨時「需要」,她可能掙扎一下,隔天就可以瀟灑的遞出辭呈,並且可以做到完全沒有任何眷戀、遺憾、不安、害怕。那一天到,她才會發現,原來自己已經「準備」這麼久!

在現今競爭的職場上,「假性家庭主婦」的心態,對她其實是比較不利,但她也並不以為意,或許是故意或不自知的,她早就已經在默默的、慢慢的「退守」她的陣線,她在觀察,而她觀察的是「家」那一邊,而不是「職場」這邊。

目前我們看到,「家庭主婦」或許沒有從前多,但「假性家庭主婦」卻破計錄的多。在今天的「離婚率」連創新高的此時,這一群「假性家庭主婦」的心裡是很複雜的。據這篇文章《Men attracted to beauty, women to money》引述印第安納大學去年作的一項男女的研究顯示,男人找伴,自然找有美貌,女人則是找尋…「錢」,不是貪,而是因為「安全感」。當你身邊男人沒有錢,女性就會自己來,反之,有了會賺錢的男人,或許女性就放心,自然的就把自己的重心放在家裡。但,有幾個女人可以放心的仰賴這個男人,從「假性家庭主婦」放心的轉到「真的家庭主婦」?

而且,轉到家庭主婦,要做的工作之重,也讓許多「假性家庭主婦」望之卻步。據上個月LiveScience公佈的研究顯示,現代新女性和1976年比起來,做家事從一周26小時銳減到17小時,而男性則從一周6小時到13小時。但,現在的女性,一結婚後還是平均得要多作7小時的家事,哇塞7小時呢!而男性,反而因結婚可以少做1小時。女性會想,這樣公平嗎?為何她要做這些事?

「假性家庭主婦」是很矛盾的一個現代社會新產物,它是一條不能回頭的路,細細長長的,女性的「愛」,讓她一直往「真的家庭主婦」走下去,但她同時也在「棄守」原本的理想,到了最後一步,更是一座小木橋,跨過去,正式成為以後,木橋就燒掉了。假性變真性,有一天回來工作會有這麼一點點困難。其實就算家事再繁忙,也不可能吃掉百分之百的時間,家庭主婦依舊可以經營自己,但職涯給這些女性的選項太少了,目前的選擇只剩下直銷、網拍、投資理財…大概這幾條路,與她之前在職場工作的專長與興趣不大一樣

主婦如果不必一周五天都在家,若她願意一周抽空外出上班一天,誰要聘用這樣的「真正家庭主婦」?

假如她在家工作,但工作量卻保證是一般人的百分之百,誰要聘用這樣的「真正家庭主婦」?

亞洲沒有,歐美則開始有。上個月我讀到一篇BusinessWeek的報導《Where Women Attorneys Get Ahead》,提到法學院學生有一半是女性,但最後在律師事業上卻只有17.2%的成功女律師,主要原因是在律師平均一周要花46小時在與客戶溝通,一天超過八小時,其他的功課更得「加班做完」,許多原本已是「假性家庭主婦」的女律師,終於受不了工作時數,為家庭而辭去工作。不過,報導中的這間Beermann Swerdlove律師樓,卻給「假性家庭主婦」多一個新選項,它只要求旗下女律師,一年只需工作1800小時即可,上班時間完全彈性。你說,賺的錢較少?沒關係,它甚至還破天荒的讓旗下女律師在自己業務上抽成,因此就算一周只工作一天,只要做得好,仍然「有機會」得到很多收益。這樣,即使成為媽媽,也可以以「真的家庭主婦」的身份,將律師的身份經營得很好。

我對這樣的想法很有感覺,記得我以前的老闆就是女生,印度媽媽,她懷孕跑去生小孩,四個月不見人。四個月後,她心境大變,決定留在家裡「work from home」,這個字我曾經暗自滴咕,「太涼了吧!生小孩就可以在家領全薪!」沒想到,我老闆雖然不進辦公室在家工作,每天還是被她在AIM上猛叮,我反而更常接到夜半急來的email。而我們有一位印度籍的女同事最近也即將生寶寶,她在工作上表現很不錯,讓我幾乎想起當年我的老闆印度媽媽,因此也特別給她網開一面,讓她未來或許有機會work from home。當然一切要在嚴格的管控之下,在家工作的要求會大過於平常的員工。一周工作一天,那工作量一定不只五分之一。不過我想,假性家庭主婦們只要時間配合,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當我們一直在討論到底該怎樣才平等,不如在假性家庭主婦還沒完全對職場說bye bye的的時候,在她們的心飄走以前,就趕快先將她們預定下來。「假性家庭主婦」們或許也該趁機看看,哪個地方有類似的職缺,先搶先贏。我們真的想知道一下,男女之間的道理都「辯論至盡」之後,我們有沒有給婚後女性一條新的路子走。多一條路子,就是多一份空間,就算家庭再幸福,女性總會需要這麼一份空間的。

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