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看誰的部落格?一本爛書準備要出版了

今天下午4:30分,有一封email寄到我的信箱,上面寫著斗大的文案:

「長尾理論大錯特錯!你在看誰的部落格,引爆全球Web 2.0論戰!」

我驚得把手上的杯子摔了。

批判Web 2.0,我們常聽到。沒錯,這些二代網站的供賞比(SWR)只有4%以下,根本沒有「全民分享」這麼好的事,但現在這些佔上網人口1%的重度部落客們呢?他們不會不見。另外我也提出「降低供賞比」並看到網站如VideoJug相當成功打出一片天空。OK,就算Web 2.0理論不怎完美,但「長尾理論」何罪之有?我想起Amazon的數字鐵證如山,它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商店。

用顫顫的手,點開了這封email…。

「Web 2.0文化論戰,全球延燒中!」

是的。沒錯。我不想在此論戰裡頭。

「你在看誰的部落格?孩子在交什麼網友?維基百科可不可信?長尾真的存在嗎?」

「假如現有的Web 2.0發展方向不變,所有創作──文學與音樂──都將死亡。」

「長尾理論所標榜的美麗新未來,不但無法降臨,還會帶來更大的災難!」

音樂與文學的死亡?災難?

然後,「…我們所能找到的,是一堆未編輯、無法閱讀的內容所形成的超文本混亂狀態。」

「只要敲幾個鍵,任何人都可以創造出一個假身分,並向全世界扯謊。」

「就像今天網路上太多例子一樣,充滿著各種傷人的證據。」

我想出版界也很小的。不過,這樣的書既然出來了,我想我也一定也要發表一點點自己的看法,不只是以網路人的身份、以網路公司經理人的身份、還是部落客的身份,還是同樣也有書在書店裡的九本書的作者的身份。

抱歉了早安財經,他們出了好幾本很棒的書。但這一本,真的讓我們很想說幾句話,希望編輯大德不要介意。對於愛好網路者來說,就算冒著反而幫忙宣傳的危險也無所謂。這是一本即將在四月三日上市的書──《你在看誰的部落格?–業餘者教派,正在改寫未來》(Amazon的連結在此:The Cult of the Amateur: How Today’s Internet is Killing Our Culture)。

接著,本書開始把目前網路上的成功案例,一個一個的批鬥。

從維基百科開始,他說,「俗話說得好,一知半解的知識是很危險的……維基概念不斷迷惑人們,而且弄得大家相信這是個百科全書,可以引用,可以仰賴。但,你就是不能仰賴它…。」

接著,講到Google,「…Google是個寄生蟲,並不自己創造內容……於是,我們的知識──從政治、時事,到文學、科學,幾乎一切──的形成,僅僅是靠著回答的累積…。」

好大的寄生蟲,方文山的詞靠他寫,而且排泄出來的黃金一不小心就比台積電還多。

接著它講到「垃圾部落格」。嘩,好強烈的用詞。「垃圾部落客建立了一整個品質低劣、廢話連篇、又臭又長的網路生態系統…目的是要浪費網際網路使用者的時間…。」

最後它提到「社群」。「我們利用網路確認我們的偏頗觀點,連接到相同意識情態的網站上。部落客形成各個意見相投的社群,聚集成一個個自我陶醉的群體……裡頭所有人都有一模一樣的觀點……這是一種危險的數位自戀形式;我們唯一想聽到的,就是贊同我們、和我們相同的對話。」

唔,好像都對。好像都錯?

我只想到一件事。

你看,網路其實並不是這世上唯一新創的產業。我們看到,「奈米科技」不也是新創產業?「微機電」呢?如果要講和軟體相關的,那,「人工智慧」呢?「電子書」呢?這些,都吸引了比網路更大的熱潮,甚至更多的投資,然後有的起飛,有的沒有;有的還在修正。但,為何以上這些,都沒有被像網路一樣的被「抨擊」?

答案很簡單。奈米、WIMAX、人工智慧…它們是高深的科技,高深到一般人「看不懂」,所以沒人敢隨便看一兩個產品就說「我是專家」。最重要的是,恕我直言,上述那些新創產業,並沒有讓一些年紀不到22歲的人,就變成億萬富翁!

查了一下,我發現此書作者Andrew Keen是1960年出生,在1995年(也就是35歲時)創立AudioCafe,當時有SAP、Intel的投資,不過到了2000年就泡沫化了。後來,他又創立了一連串新公司,大多已不是網路相關,也好像都不怎有名。而這段他「沉潛」的時間,我可以想像他的「痛苦」,因為他看到網路竟然以比1999年更快的速度復甦,他看到一些網站會員數快速的超過1000萬,然後開始收會員費;看到MySpace以4.5億賣掉,最後換來9億美元的廣告。看到一個又一個莫名其妙的成功故事在他面前上演。

當48歲的Andrew神情沮喪的走進書房,竟瞧見他的孩子正貼著螢幕玩Facebook。孩子告訴他,他在Facebook上面發生的一切,告訴他以後請爸爸加入Facebook,兒子我已經不用email了。Andrew不懂,為何這件事變成他的孩子在「教」他?他無法接受,這樣的一個新東西,他居然已經落後?他從1995年就創業,他是網路的共同發明人之一啊!他是一個多麼有經驗的人啊!他怎麼可能落後?

於是,他打算從社會結構來著手。從文化層面來思考。

根據我們中文文案,Andrew Keen這本新書自從上市以來,「已經在全球引起熱烈討論…從美國到歐洲到巴西,從科技、文化到知識界…都因這本書而引發對於Web 2.0的激烈辯論!」

全球熱烈討論?這點,我是不知道啦。目前為止在這邊看過很多場子,自己到美國參加,我在矽谷創業的弟弟在當地也飛到紐約去做過Panel,目前還沒聽過這本書的大名。今年美國到書店逛逛,也沒在顯眼處看到這本書的蹤跡。是因為矽谷地區把它全面下架了嗎?(笑)

蠻有趣的是,這封email的中文文案,好像也是台灣出版界對一本翻譯書有史以來寫的最有「感情」的文案之一,和一般的翻譯書死死板板的翻譯有所不同。書名甚至也從忠實翻譯的「業餘者教派,正在改寫未來」加油添醋成「一群打亂長尾、扼殺文化的業餘者」。有趣的是,我讀原文的書讀了幾行,好像並有沒像這中文文案,從字裡行間感覺到這麼強烈的「叫囂」意味,反而是一個頗有思理的老教授的論調(Andrew曾在美國大學任教)。而這位老教授也不只是純叫囂而已,他是有提出一個新東西的,那個東西是Citizendium,可能是維基的改良版。

不過,老教授要記得,沒有維基百科,哪來的Citizendium?人類是需要摸索的。

但,大家願意偋除成見,繼續去摸索嗎?還是要把它打成「cult」,全部打翻,回到一切從前的從前?現在我們可確定的是,當此書在4月中旬上架,以它翻譯書的身份,加上這樣的文案,肯定可以賣得很好,賣到台灣書店的暢銷榜的前五名。然後我想,台灣的網路界,又要莫名的出現一段冬眠期了。到時候台灣和外部網路界的gap,可能不只兩年,或許要拉長到十年了。不過,網路界依舊會保持低調,我們不會對這現象再說什麼,只會繼續的耕耘;反正,做網站不需要幾個人,我們繼續試著用網站與網路服務,來做到實體所做不到的事,探索人類的新文化,探索年輕人的新影響力。

3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