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老闆」的樂團,反而更強,為什麼?

有一個叫「St. Paul Chamber Orchestra」的絃樂團,簡稱為「SPCO」,它的特色就是--「沒有老闆」。

什麼?沒有老闆?

大家知道,樂團演奏的時候,所謂的「老闆」就是那位站在最前面的「指揮家」,這麼龐大的一支樂團,有管樂器、絃樂器、打擊樂器(雖說SPCO似乎只是絃樂團)…原本是需要一位指揮,做為一個中心標準,才能如此無縫的,作出一場完美的演奏!奇特的是,這個SPCO樂團,特色就是沒有指揮(請見上圖,沒有指揮),而這麼多人竟然可以在「無指揮」的狀況下,仍舊完美的演奏一首又一首的曲子,每次音樂會,他們可以一口氣演奏30首,個個都是有點隨興風的高難度合奏;看這個樂團,簡直像是看特技表演,叫人大呼過癮!

大家猜,應該是練習得比其他樂團還久吧!就好像閉著眼睛走路,練習久了,就做得到?

後來記者訪問SPCO樂團的首席長笛手,她才分享了該樂團為何能在「無指揮」狀態下仍舊表演完美無暇的3個訣竅,記者赫然發現,原來他們並不是靠「死背」或「苦練」,而是靠某種連管理大師都會讚嘆的小技巧

企業有可能「無老闆」治理嗎?這3個訣竅,由一個樂團所證實,或許,也可以運用在你所工作的公司裡:

訣竅一、仍需有人可以「喊停」:這位笛手說,雖然他們樂團沒有指揮,但當他們在準備此曲目,討論每一段曲該怎麼放感情、重音的時候,很多人出來發表意見,最後無法全部採納,亂成一團,這時候,樂團的體制,還是會讓某個人可以有「權力」站出來,大聲「喊停」,不要再吵了。這個人不必是指揮(他們也沒有指揮)而是某個演奏者但同時身兼這個角色。請注意,這位「喊停」的人,並不一定有決策權,他只是在大家「吵不完」的時候有權力「喊停」,如果有人會「喊停」,大家就會知道要趕快達成一個決定,不然沒有決定,必須停止討論,下次還要再來討論,很麻煩。

訣竅二、每人要多顧一點其他人:如果要享有「無老闆」的自由,那麼每個人不能只是「自掃門前雪」,只做自己份內的事情!在SPCO樂團裡,每個樂手都會順便「瞄」一下其他人的演奏,順便的「顧」一下其他人在做什麼,若必要時可以出手協助,而這些工作都是主動的、份外的工作,如果一個組織裡有很多這樣的人,那麼這個組織的確就可以比較沒有老闆。

訣竅三、每人有共識要「看哪裡」:沒有指揮,沒有老闆,所以進行事情的時候,不知道要「看哪裡」,於是大家東看西看、隨便亂看。SPCO樂團說,雖然沒有指揮,但不表示眼神可以亂飄,他們說好,原本要看指揮的時間,就會去看某一個當時比較重要的人,比方說當大提琴領導時,全樂團的眼睛就要看著大提琴的首席樂手。在企業組織裡,當沒有老闆的時候,看的就是「老手」,老手帶新手,或者一個「中心思想」,掛在牆上的,沒有老闆,就以「它」為準。

這個奇妙的SPCO樂團,。吸引了一些管理學的人士,認為它有一個訊息想要傳達──專家問,是否我們被「過度管理」(over-managed)了?

其實,根本不需有「經理人」?

公司其實早就可以省下大量高階經理人的成本,將其回饋給基層員工?

你可以看到,甚至許多管理嚴謹的企業,上頭很多「老闆」,很多「制度」,但是,每次開會一個接一個,討論個半天,沒有人「喊停」;然後大家自掃門前雪就算了,還會故意「加雪」在隔壁的院子裡!最後,雖然上頭有好多個老闆,在戰鬥的過程中卻還是不知道要看哪一位,甚至任何一位都不想看,看了會長針眼……。

SPCO樂團,真是有趣!

另外我也想補充一點,我認為,我們的確被「過度管理」,不過,我認為,我們有可能是被「同質性高」的管理者給過度管理了

我認為,企業的運作不只是個樂團,包含的面向更多元,所以一定要有經理人,沒有經理人的企業太理想化了。不過,大部份的公司都是專業分工,也就是說,你一去不但被定位成「某某職位」,而且還被歸類為「某某部門」,而你的同事,包括你的主管,清一色都是同一類別的人,當有專案的時候,或許你有機會和其他部門的人短暫且不固定的合作,但,大部份的時候,你都是和自己類似的人在一起

企業的運作不只是個樂團,但,如果企業內部可以像一個管絃樂團一樣,大家一起「混編」、「不同專業」一起在「同一部門」工作呢?

我可以想像SPCO樂團的成員,應該蠻過癮的,沒有老闆,全部自主,但最有趣的應該不是「沒有老闆」,而是大家各有自己「專業」,以不同專業,來「共治」一個大家庭,人人都很重要,人人也互相尊重,因為大家各有所專,互相學習,每天在一起工作,都像一本永遠讀不完的好書,而不是盲無目的、永無止境的和同類的人競爭、競爭、競爭……。

一個小小的SPCO樂團,簡單的3個訣竅,竟然可以帶給企業界這麼大的震撼,很多事真的不能悶在一個行業裡、悶著頭做,而且,有的時候,解決事情最簡單的方法,竟然就是──

沒有老闆

最近有三堂課即將報名截止!,最後報名機會,歡迎儘快報名:

第一堂是「保護自己的專業價」座談會

就在5月22日下午2:00,Afra即將進行一場「保護自己的專業價」座談會,專業人自己救自己,討論各式各樣的「護價」方法,為何要死命的堅持你的「價」,又如何堅持你的「價」。全台灣第一次這樣的座談會,歡迎報名來聽聽Afra,自己的「價」自己救。

小場地,小分享,座位有限,歡迎儘快點擊報名訂位參與,透過Afra與來現場參加的其他專業人,更瞭解更多在台灣成功建立「專業價」的各種實際的可能性。

Afra認為,在一個習慣比價、砍價、猛凹「免費資源」的社會,身為一個專業人士,往往收不到該有的酬勞──

做美工,被砍價,做到死。

拍微電影也沒好到哪裡去。

為什麼?

因為目前為止,大家都是以一些「表面」來計算它的價值,於是,一個「看起來」沒花多少力氣、沒花很多時間,甚至一邊工作一邊看似愉快的笑咪咪的,台灣人覺得──「不值錢」。

Afra對這件事特別有感覺是因為她研究所學的是「翻譯」,身邊許多朋友,尤其剛認識的,只要一知道Afra念翻譯,立刻視她為「人肉翻譯機」,插電,開機,鍵入搜尋,就得吐出答案。

「這是我的論文摘要,可以幫我翻一下嗎?」

「我們公司要設計公園指示告牌,可以請你幫我翻一下這十個指示嗎?」

「欸,我們在寫企劃,爭取外國公司的贊助。喔,但我們預算有限,不需要太精準的翻譯,費用可以算我們便宜一點嗎?」

對於Afra畢生驕傲的專業,竟講得出「免費」或「算便宜」?常常收到各類「請託」的Afra,一開始礙於人情幫忙,久了,決定還自己公道,兌現自己的價值,而且,還要從教育身邊的人開始做起!

某一天晚上,Afra收到好朋友兒子的請託,請她幫忙翻譯。她終於開始做「對的事」,她婉轉解釋,這……不應該是「舉手之勞」。

「希望你諒解,不是姊姊不幫忙,但這是我的專業,我靠這個吃飯。」我說:「如果你公司有給你預算,我可以把你排進我的檔期。」

最後,她們做了個秘密交易,皆大歡喜!

既然是專業,就沒有舉手之勞這回事,因為,專業人士,總是全心全意。

請加入Afra,就在5月22日下午2:00,一場「保護自己的專業價」座談會,專業人自己救自己,討論各式各樣的「護價」方法,為何要死命的堅持你的「價」,又如何堅持你的「價」。全台灣第一次這樣的座談會,小場地,小規模,歡迎報名來聽聽Afra,加入其他的專業人士,自己的「價」自己救。

買1張票入場只要600元,是來聽一場精彩的前所未有的座談會。

買2張票以上,支持這項行動,帶來其他專業人士一起前來參與。

買10張票以上,再去找其他的親朋好友一起來聽,影響更多人。

座位不多,歡迎點擊這裡,立刻報名訂位

第二堂課也是圍繞另一個很夯的主題:你的Big Data大數據的第一課:3小時談出真正可以幫助你的大數據策略

大數據到底是什麼?坊間聽過的,總是尿布和啤酒的案例。或是,警察局的案例。還是某大電子商務網站。

「我不要再聽這些案例了!」大家說:「因為它們對我並沒有用!」

很多人笑,大數據,人人都在講,但沒有人知道怎麼合理的、真正的用在自己的工作上──大、中、小企業都在問!

大、中、小企業,通通不知道。

因此,我們開了這一堂你的Big Data大數據的第一課:3小時談出真正可以幫助你的大數據策略,由兼具實務理論的何宏新博士限額6~10人深度研討。這一堂深度的討論課程,讓一位真正懂大數據的專家,真正的和你互動,讓不同的產業,也能學到大數據!因為每家企業所需要的大數據,是不一樣的,預算不同(從零,到上百上千萬)、需求不同、執行者不同,每個人需要的Big Data是不一樣的。

簡單來說,這堂課,就是讓大數據,有機會可以真正的用在你的工作裡。

「在大,中,小型企業,都能運用數據,擬定Big Data計劃與策略。」何博士說。

在台上講久了,何博士也認為,每人所希望了解、應用的Big Data很不一樣,因此,他很期待這一堂高智慧的互動課程,可以和少數的業界人士互動,透過何博士充足的業界經驗,幫各行各業人士,帶進Big Data的各種可能性。歡迎點擊這裡立刻報名這場高度互動的豐富案例課程

第三堂課是好課城和房地產不動產暢銷書作家范世華先生合作,設計一堂全新的課程「從0到1買房研究課」

每個人都一定有「方法」買到房子,而那個方法到底是什麼?

這是一堂深度的課程,范老師兼具「銀行金控」與「房屋仲介」雙重資歷,以研究的方式、顛覆現實誤解的野心,和6~10位有興趣一起探討這主題的人士從財務、置產策略上面去研究。

若你本身已是房東,或關心這件事的,或是仍在存錢買房的,都歡迎一起來討論「買房策略」這件事,全台灣絕無僅有的深刻研討「從0到1買房研究課」。

在范老師的理論與討論下,或許,擁有自己的第一間房產,將不再是這麼遙遠!

每個人都一定有「方法」買到房子,而那個方法到底是什麼?

歡迎點擊這裡直接報名,限額6~10人的「從0到1買房研究課」。

(本文為舊文分享)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