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創業家嗆聲:《紐約時報》氣數已盡、死亡倒數!

Netscape的主要創辦人之一、互聯網的知名老創業家Marc Andreessen最近在部落格宣佈,「紐約時報,氣數已盡!」,上周Fortune雜誌記者Josh Quittner一篇專欄剛好訪問到他,對他這句嗆聲交待來龍去脈。原來,他是在史丹佛旁邊的Hobee’s餐廳發出這句驚人豪語的。

Andreessen雖然赫赫有名,但很少人知道他早已經成功的在Web 2.0時代「找到第二春」。他離開Netscape後還繼續發威,開過的公司包括Loudcloud,後來變成Opsware,賣給大公司,海賺一筆。這個Andreessen在網路上的投資相當正確,最近的「作品」包括社群瀏覽器Flock、白牌社群網站產生器Ning,都是很成功的社群網路服務,突然被哪間大廠買下我也不會太驚。而這次Andreessen挾著這些神準眼光,對一個看起來跟他沒什麼關連的《紐約時報》的嗆聲,為何值得注意?因為文章指出,攤開他所投資的30間新創網路公司看看,大多數竟都是「媒體相關」的,可見他對「新媒體」的未來趨勢,想必有一定的把握。

所以,你可以想像,這位記者與一個對「新媒體」如此熱中的Andreessen哪壺不開,聊到了「傳統媒體」與《紐約時報》的種種,講著講著,他果真愈來愈激動,就在專欄作家的眼前,Andreessen打開電腦,開始寫部落格──

「我現在正式為《紐約時報》成立一個『死亡倒數觀測站』(Deathwatch)。」

「直到最後一位Sulzberger離開大樓為止。」他說的Sulzberger是紐約時報的大股東,目前掌控紐約時報董事會。

Andreessen對傳統媒體提出意見,顯然他還蠻了解裡面的狀況。他說,紐約時報的董事會,找來了很懂「動物生態」的專家,還有很會「賣零食餅乾糖果」的專家,坐在董事會一起開會,但是,這一長串哩哩落落的董事名單中,竟然看不到任何一位有網路背景的人。這點,對於一個已經看到已證明被互聯網所「害」而銷量銳減的報紙來說,他只能覺得,有如老鼠投河自盡、「非常不可思議」。而紐約時報對抗互聯網的「因應之道」,竟然是「提高報紙單價」,在Andreessen眼中也好像是在以紙糊洞,治標不治本。

目前兩岸三地華人的傳統報業媒體,雖然已伸出天線密切觀察網路走勢,但有幾家,真的有找來目前仍和互聯網極密切關注的人,不必坐在董事會,至少也請來作顧問的?看到這種事,你可以跟著Andreessen起鬨,寫文章訕笑。在網路這麼多年「行走」,我認為,這件事不單純只是「傳統媒體無視於網路力量」這麼簡單:

一、和網路人講話,總是起衝突:找一個網路人來坐董事會,只會「很煩」而已。網路的世界實在和實體世界太過不同。不用說坐董事會了,只要找來Andreessen去對紐約時報董事會演講一場,只會看到台下滿臉不屑,台上愈講愈氣,忍著怒氣,最後來個笑笑握個手,西瓜甜不甜大合照,還沒進電梯,一股燒焦的輕煙已經從耳朵裊裊冒出。兩方都是一樣。我想紐約時報一定有接觸過網路相關的「專家」,只是聽多了,他們表面會說「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私底下大罵「他整場都在唬爛」。聽不懂就叫唬爛,人家也不會高興到哪裡去。

二、人人覺得自己很懂網路:網路是什麼?就是那些弟弟妹妹們在Facebook上戳來戳去,或是姪子姪女從eBay買到的廉價的衣裝飾品,還有鄰居家那個混蛋小子每天打到半夜的世紀帝國線上遊戲。網路有什麼了不起?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兒。網路無法賺錢!網路是虛的!有一派就這樣聽到「網路」,就當作拉保險直銷的,直接喊「送客」推到門外,另一派則認為,由於網路目前只是小孩在玩的,創業家都不到三十歲呢,所以有機會「用成人的方式來把網路做得更好」。最後的結果是,Andreessen看到的紐約時報董事會「明明沒有網路人」,但董事會自己看自己,卻出現靈異現象,「哪有,大家都是網路人啊!」

三、人人都有點子:互聯網是強大演算工具,直接通往每個人的眼睛,什麼都可以做,想像空間也非常大,所以大家都有點子。當你沒有點子時,你可以心胸空空的討論並提供意見。當你心中有點子,不免就會傾向那些點子;當有人反對點子,卻反就提出一個你認為不怎樣的點子來取代你的點子,更是不容易歡喜起來的事。每個人都知道「點子」是網站決勝負的重要關鍵。所以在這點上堅持不已。紐約時報的董事們說不定早已經擬出自己的2008~2009年網路計畫,興奮地準備推出此計畫,他們不需要另一位自大的「網路專家」來壞了這一鍋即將煮好的粥。

不過,這個問題是可以解的。網路上的事業家,依然分為強與弱。有些人自己投資自己做,慘敗,從此轉為極保守派,離開網路;每年都有人進來,也都有人出去,只有那些從求學時代就玩、已經一輩子注定玩網路的人們,看過了無數案例,至今天天都在看,跌倒過就知道怎麼走才不會再跌一次。但,Andreessen的第一步就是嗆聲,顯然無助於破解這個問題。我覺得,網路人有時也該自己檢討檢討,是不是就像喜萊莉自述的「缺點」一樣,「太急著要拯救不懂網路的人?」應該將姿態放軟一點,將耐心放長一點。這世界需要再加速往前走,衝突只會讓腳步更慢。

這篇專欄有句話感動了我,中間一段形容Andreessen是「標準的網路創業家」的描述:「快速行動,從來不回頭,所有的信念放在一個自由競爭的市場,深信最合適的會擊勝(prevail)一切。」這四句話不是勵志語,而是網站從0~100萬人的正確操作手法。當然囉,網路並不是只有創業家才能玩,但網路上目前成功的90%案例、數千億美元的價值,顯然都是由像Andreessen這樣的創業家所創造出來的。Andreessen的嗆聲固然刺耳,傳統媒體不一定要聽進耳窩,但解鈴仍需繫鈴人,如此的忽視或許應該開始被正視了。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