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殿霞去世,看弱勢男女的不平等人生

網路是很殘酷的,之前在部落格寫過的「第三人稱的網站商機」,果然已經出現,都要「感謝」這個澳洲網站「MeetMyFriend」,把我的點子做掉了。

「我曾經有一個『第三人稱交友網站』的點子……不是以單身男女為主要使用者,而以『每個人身旁的其他單身男女』來當主要的使用者。」

「現在許多婚友活動或相親活動,其實都是『被朋友拉著去』的,每個單身男女,尤其是『拉警報』的,身邊總是充滿著這麼多熱心公益的『朋友』,這些朋友不可能、也不適合裝作『事主』的身份去登入Yahoo!奇摩交友,當然也不願意付費,但他們卻願意花時間好好的幫這位優質單身朋友寫一段洋洋灑灑的推薦文,幫他分享幾張精心拍攝的照片,而且由於是『第三人稱』,不必怕太肉麻……。」

澳洲網站MeetMyFriend是給你自己,或者是你自己身邊的單身男女朋友來交男女朋友的交友網站。它的站上就寫著,「你的朋友單身嗎?馬上幫他(她)申請一個會員吧!」

咦,假如朋友不希望你這麼雞婆熱心怎麼辦?MeetMyFriend的規則是,讓你先幫朋友寫一篇簡介,如果有照片的話就上傳照片,然後MeetMyFriend會主動寄email給這位單身朋友,由單身朋友來「批准」你的熱心動作,自己也可以加幾句公道話,嫌朋友幫他上載的照片不好看還可以換照片。這時候,你就可以繼續熱心,幫朋友在MeetMyFriend搜尋適合的對象,直接幫朋友聯絡此人、牽線。

今天寫這個點子,主要是想點出另一件事情。我把它當作人生文章來看。寫部落格有機會把自己的想法寫出來,我把握每分每秒把我最個人的想法寫出來。

前天,知名港星「肥肥」沈殿霞以60之齡病逝,電視新聞連報了兩天,不斷的重播她在2002年,親自訪問前夫鄭少秋的一句話,「我想知道,這十幾年來你是否曾經試著真真正正的鍾意過我?」

有的時候,人要的其實不是太多。沈殿霞得到了事業,得到觀眾,得到了很多朋友,但她一生的遺憾,就是沒有得到「真愛」。假如可以重來,她或許會選擇拋棄一切只求一個家庭。你可以選擇不要家庭,但當你很想要家庭,卻無法組成一個基本的正常家庭?為何世上有的人必須承受這樣的「命運」?

這句尷尬的問題,從沈殿霞口中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問出來。而鄭少秋聽到這問題,相對的膚衍許多,他以「我當然鍾意你啦」一句隨便帶過。這段訪問影片,在此時播放,令許多不怎認識肥肥的觀眾,心中皆湧上極狂烈的感傷。因為這場婚姻的「不平等」已經在螢幕上表明得很清楚,他們的樣貌表現在電視上。

這世界如此殘酷。每個人生下來,有美有醜。兩個人可能年齡一樣、經歷一樣、住的地方都一樣,但一個「很美」,一個「很不美」,美的人就可以過很快樂的日子,不美的人則終其一生在「弱勢」中度過;前者輕鬆的就成為社會的最主流,受所有機會圍繞,受所有溫暖所照顧(無論是真是假),但後者則需要重新教育自己,面對一些有些人從來不必碰到的狀況,然後在這個對她不公平的社會中,依然能「自娛娛人」。

重要的是,雖然網路是一個可以隱密的環境,但對這些「弱勢男女」來說,仍然不夠友善。網友最怕的就是碰到「恐龍妹」、「大肚男」,愈隱密的交友環境,愈引起人們戒心;一連串的對話,最後「這一天」還是要來,你必須寄一張照片給對方「面對面」。真正有心要找到真愛者,是不願寄假照片的,但一旦「坦承」,對方能不能接受?會不會到那一刻?如果不喜歡用這種方式上網交友的人怎麼辦?我們看到身邊上網交友成功的案例,說實話,五對有四對,都還是相當程度的「俊男美女、天造地設」。交友網站的興盛,最後只是讓帥哥找到更美的美女,美女找到更帥的帥哥,我不禁懷疑,到底還有多少「弱勢男女」生活在城市的角落?他們表面上還是快樂不得不得了,但卻把這些委屈往肚裡吞,甚至或許必須這樣的吞一輩子。

我不是感情警察。但認識我的朋友知道,我年輕起就對「猴性」非常敏感,傾向喜歡和長相比較「弱勢」的人談話,因為還沒談,就知道她一定有一些想法,有歷練一些事情。許多美女沒有休息時間,她們是沒時間在憂傷中靜靜思考的,只有「醜女」才會萃煉出驚人的內在深度,以及溫暖的個性與誠懇的態度,但有幾個異性,願意拋開表面的「成見」,然後去「探索」她們的內在美?從前我不斷的與美國朋友講這件事,現在我又興起了此想,假如寫這個部落格有什麼可能來改變社會,這會是我最想改變的其中一點。我企盼讓社會看到每個人的「內在美」,但現在的主流媒體與網站卻愈來愈往反方向走。

向各位問問,有認識任何「內在美麗」的男女嗎?我是說,內在美麗,但外在弱勢?你心裡渴望愛情,但覺得你所遇到的男孩或女孩,從來沒有看到你的好,甚至連「開始」的機會都沒有?你們可以去參加MeetMyFriend,但也可以寄一封信給我。我不是要做「媒公」,只是想做一盞「燈」而已,不久後我會辦一場活動,作為開始,希望各位支持。

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