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帕只能上一次黃色校車,我們上幾次?

上周情人節,看到一則「Boy’s Wish Granted On Big Yellow School Bus」的感人故事(另一篇文章見此)。美國小男孩Prabesh Sapkota,叫他小帕好了,今年才三歲,便被診斷為血癌,小小的生命不知還能活多久。從小,小帕的爸媽就像其他父母,買故事書給小帕看。歐美的校車school bus總是漆成整台黃色,他自從看到「校車」這個東西,就愛上它了,好希望自己快快「長大」,搭這輛黃色巴士去上學!

他媽媽說,「從他二歲開始會講『bus』這個字起,他每天都望著窗外經過的校車。」他媽媽總會告訴小帕,再等等喔,等到你四歲生日,就可以坐校車囉!

小男孩在今年三月二十一日,就滿四歲了,距今天只有短短一個月,但醫生卻說,小帕的病情嚴重,可能無法撐到那時候!於是在「許願基金會」(Make-A-Wish Foundation)的幫忙下,一輛黃色的校車,於上周情人節當天,停在小帕的醫院,將他載到臨近一間國小的附屬幼稚園,一圓小帕上學的夢想。

到了學校,那邊的老師早已準備這特別的一天。比小帕還大一歲的「同學」們,寫好了卡片,還準備了好多糖果餅乾和飲料(不知道小帕可不可以吃)。老師怕小帕第一次上學,會怕,還特地帶了一隻寵物小白鼠和小帕玩。過了一天到了下午,下課鐘響,小帕衝下樓梯,剛好趕上那輛黃色的校車,再次帶他回到……醫院。

我不知道各位對學校的觀感如何。我小時候成績優秀,但從來都沒有喜歡過「上學」這件事,尤其討厭校車這種東西。出社會發現,不只是「校車」,每個人當然都喜歡和自己家人或親近的朋友一起出國旅遊,放鬆又愉快;最討厭和一群半生不熟的陌生人應酬搞公事,搞到必須加班、周末還要參加什麼,無法回家。

我們總是覺得「非休閒」的時刻,事事不盡如意,經濟壓力好大,工作負擔好重?只要當你發生了小帕的經歷的事,一天之內,你就會變得不一樣了。一周之內你會知道,原來可以上班也是一件幸福的事。當我們碰到自己疑似得了不治之症,嚇得睡不著覺,等醫生診斷陰性陽性如同七上八下,連遺言都寫好了,等到醫生說「沒事啦,放心啦!」可能才高興一天,就馬上又回到原來的「老樣子」。城市病、心病、憂鬱症,每天不知道要去哪裡,要幹什麼,在乎臉上一顆痘痘,在乎著眼睛角落幾條多出來的細紋……。

像小帕這樣的病患,以及他身邊的家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恩賜的,他們才真正的懂得享受人生。小帕媽媽就這樣說:「You have to live life like that, and cherish the good days and get through the bad days。」

好日子,壞日子。有一個東西,我們應該珍惜,就是每一分每一秒「活著的時光」,無論現在是在多痛苦的感情中,活在多艱辛的工作環境下,你多討厭某個人,你多煩惱某件事……。到最後,能夠多活一分鐘,無論怎麼活法,都是幸福。原來,現代人最應該做的,就是在每天起床醒來就抱著感恩愉快的心,把自己推上那輛,不見得很愉快的「黃色校車」。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