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掉的一日,多出來的衝突

因為每天寫日記,當日子突然少掉一日,我會特別感覺到麻煩。

你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怎麼會少掉一日?有的,譬如當你坐跨洋班機跨過國際換日線,從北美飛回亞洲,你的日子就會少掉一日。我從星期三晚上出發,回到台北是星期五早上,星期四呢?怎麼辦?

你會跳過去不寫嗎?不,我自從2001年以後就再也不會再任何一天「未記」。

那你要寫什麼?

每年,我都會在少掉的這一日,寫我在飛機上的感受。也只能寫這麼吧!因為那一日就是在飛機上給吞掉的啊。我想,今年也不例外。不過今年我有寫部落格的責任,這班飛機沒有哈佛商業評鑑或Time雜誌可以看,因此就把原本的日記,搬一些到部落格來分享。

我在飛機上看到的,是兩種客人。一種是準備返鄉的台灣客。另一種是「越南客」,越南客當然也是準備返鄉,他們還要從台北轉機回去。

坦白說,我不喜歡和越南客同一班飛機,他們的語言聽不懂,有一次運氣不好,剛好坐在一群年輕人後面,他們從起飛high到降落,吱吱喳喳,唏唏嗦嗦,真的快抓狂了。這種「種族排斥」的心泰,不只是我,而存在於所有移民心裡的。台灣移民排斥印度移民,韓國移民排斥大陸移民,墨西哥移民排斥日本移民…。

不過我發現,這排斥好像有愈演愈烈之勢。

不看其它,就看服務人員的態度。甜美可人的空姐,竟然對著後面一位年約五十來歲的越南來的阿桑大吼大叫:「這個行李太大,不能放上面,可不可以我們另外幫你托運?」

阿桑嚇到了。呆在那邊。

空姐後面還有空姐,但她卻和阿桑說:「ok這邊還有一個位子,不然你跟我一起搬上去,來!」

阿桑還是待在原處。

「妳聽得懂英文嗎?我們來一…起…搬…上…去…?」

阿桑搖搖頭,看著他。

這時候旁邊有個男子看不過去了,走出來,一起把那個行李搬到頭上的櫃子去。

飛行途中,坐我旁邊的旁邊是一位越南的阿公。真的很老,臉上都是斑,而且很瘦。他好像想要到頭頂上的廂櫃拿什麼東西,就伸手出去,然後空服員也即時趕到了。

「不行,這樣太危險了!」

我心想這樣還好,但老公公繼續要拿他的東西。空服員的動作也有點好笑,竟是扶住廂櫃,同時間,壓著老公公的肩。

「坐下,坐下!」

我想空服員是怕老先生重聽,聽不清楚,才講麼大聲,還用力把他按到座位上。但假如老先生只是聽不懂英文呢?假如老先生骨頭脆弱呢?是不是也是像剛剛那位阿桑一樣,「嚇到了」。

花錢買服務,最後卻被「嚇到了」。要怪,就怪自己是越南人,不應該坐在一架飛往台北的台灣班機上面嗎?

沒辦法,我想越南人可能心想,忍一忍,回家以後就算了。

先不必談什麼大中華還是什麼。我這次在海外走了一圈,對「這件事」有很深的感觸。應該說,我早就在與美西各城市的老朋友聊天、通信中,大約知道大家都感受到他們生活圈子,「這幾年來有些變化」。從前假如日本移民突然多出很多,你永遠感覺不出來,但假如中國大陸的移民突然多出很多?你會發現新移民會跑來和你一樣的華人超市,跑來吃和你一樣的餐館;甚至慢慢的頂下所有的超市和餐館。顧客、服務人員全部都混在一起。這時候,大家的互動,就不像在一架飛機裡的環境這麼簡單了。

衝突出現了

在舊金山灣區,似乎沒有這麼大的問題。這個地方長期都是科技為主,許多都是「大留學生」,大家一心想賺錢、想研科技,所以無論大陸移民、香港移民、台灣移民,只要成功就是英雄,大家都是戰友,相處的還算融恰。這是我觀察到的。但,常常是舉家移民的LA也是嗎?家庭移民的天堂溫哥華、多倫多也是嗎?西雅圖呢?紐約、休士頓、芝加哥、華府呢?

這次我雖然只短短的經過洛杉磯市區,才短短兩小時,就「感受」到了。我們正優雅的吃著台式燒肉飯,拿著相機照著自己的飯,突然哪裡冒出一個服務生,很兇的說,「喂喂喂,這裡不能拍照!」幾乎要把相機搶下。我心想,有必要這麼兇嗎?然後,走到對面的飯店,滂沱大雨中,我帶著濕漉漉的傘,找不到地方放,才剛走進門,小姐就說,「喂喂喂,你帶什麼兒進來啦?喂喂喂!」

我想到大約三年前,有次去LA,也是短短的一坐,就在某家小吃店,看到兩個人在爭吵。一個大陸來的移民,禮貌的詢問隔壁台灣來的移民,希望把他的袋子稍稍移過去一點,誰知道這位台灣移民不知吃了什麼火藥,竟大聲的說:「為什麼要移?」結果這位大陸老兄不甘受辱,嗓門也大,兩人就吵起來了,夾帶兩邊家鄉帶來的髒話,每一句都長達十幾個字,有的我們還大概聽得懂,有的大概只有他罵得爽就好,吵到最後只剩桌子還沒翻,嗆出了「有種我們到外面去解決」之類的話。好笑的是當時那餐館的服務生不但沒勸架,還跟他們說,「去去去,去外面盡量吵吧!」讓我想到WWF的站在線旁邊的那些加油添醋的豬頭。

我覺得,加拿大在這點做得很好。它從給所有新移民的文宣開始,便不斷強掉這是一個Multilingual、Multicultural的國家。這兩個英文單字我自從出了加拿大國界後就再也沒在美國本土聽說過了。而這次,坐在這班從洛杉磯起飛的飛往台北的班機上,我也真的被空服人員嚇到了。

VooEasy在這方面也有自己的看法。目前在海外的社群論壇,據我們觀察,每一個城市其實都有自己華人社區論壇,分享一些移民生活二三事,廣告也從當地的電話卡公司、律師樓、會計師樓、房地產經濟人那邊順利取得。不過各位會發現,同樣是住在溫哥華的香港人、台灣人、大陸人,大家為何要「各玩各的論壇」?這次在灣區,朋友提到BayAreaDragon.com,大家也表示這個論壇雖然很大很大,「但,都是大陸人啊!」好像有點遺憾,無法打入那個圈圈,和加入那個討論的感覺。而出國久的人都知道,坐在餐館中,可以從客人的穿著、髮型、樣貌、表情,猜出他們是香港、台灣還是大陸來的,準確率可以達到99%。我們不談在亞洲的大中華什麼,但「海外華人」如果繼續作這樣的切割,尤其是在網路上,還要作這樣的切割,是不是有點可惜呢?有些資訊、有些合作機會、甚至有些廣告機會是不是就不容易促成、不易形成經濟規模呢?

VooEasy是Voofox成立半年來推出的第一個「練兵之作」,也是我們拿來向海外的第一個敲門磚。拿著VooEasy,與DEMO現場的人們談,取得名片與注意力,有些人還記得Mashable的報導。再過一陣,待推出VooEasy中文版後,公司Voofox就會開始其他新專案。但在二月底的這個中文版上面,我們會希望能在今天講的這個議題上,提出一個solution。

這篇,剛好呼應了機場出發前所寫的那篇「to San Francisco」。當時心情是帶著重擔,現在則是全部unload的輕鬆愉快。美國出差的這段期間還保持每天寫部落格,有點像在特技表演,我希望同樣在台灣早上大約九點推出文章,那是加洲時間的大約下午五點左右,所以我有時開車開到一半,得趕快找一家Starbucks買卡上網;在DEMO會場,也趁其他公司在報告時趕快上網寫文,最後一天更配合行程時間,早早就先放上去……。

累。所以真的很高興,終於回家。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