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從前有兩位評論家,一位是溫先生,一位是厲先生。 溫先生比較溫和,厲先生比較激烈。 在當年的報界,他們兩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