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再次嚇出一身冷汗。 待有意識自己已醒,他發現,自己早已半坐在床上。 又是這個惡夢! 他勉強撐開眼簾,在窗簾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