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朋友,我們都一直覺得,他真的是一個人生「很順」的人。 畢業那年,有了一個機會,他就從美國飛到上海做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