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久不見的美國朋友來台北拜訪我們,多年不見,她變得好老!以上觀察我不方便馬上告訴她,她反而給了我另一個觀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