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更多好文章,請按「讚」(Like):

某人過世後所有記憶被上傳成一隻機器人,即將和自己家人一起旅遊,卻不記得自己當時是怎麼死的?(一)


October 16th, 2017, 目前有 82 則留言,

阿帕不記得他是怎麼死的。

這部份的記憶,非常敏感,科學家第一件事往往就是先將它徹底刪除。

總之,阿帕死後,原本在他那顆大腦裡的所有東西,全被科學家「上傳」到一個小盒子裡。

這東西,不叫人工智慧。

因為阿帕不是機器。

他根本就是一個人。

應該說,他曾經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只是他已經死了,記憶被上傳到一台機器裡──

他們稱這種機器為「智慧機器」。

阿帕本來也不叫做阿帕,是後來這間機器人公司將他取名作「阿帕」。

科學家希望,像阿帕這種的「智慧機器」能保有他生前在世時所有的經驗、記憶、甚至習慣、思維模式……但,科學家就是偏偏故意將那「最後的記憶」刪除掉。

聽說,他們刪除「最後的記憶」的方法,蠻「殘酷」的─—

聽說,他們是在「上傳」前,將阿帕的大腦某一塊區域,直接整塊「挖掉」。

多恐怖的畫面。

其實,沒這麼恐怖啦。

科學家只是輕輕的刮去一小塊。

腦部本來就沒神經,加上整顆腦,本來就已經是沒有生命的了,刮去一小塊或鏟去一大塊,其實都是一樣的。

那一小塊,就是科學家目前所知,每個人「最後的記憶」儲藏之處。

最後的記憶,就是此人死前幾天前,一直到死去的當下,的記憶所在。

為什麼科學家一定得將這塊記憶刮掉?

道理很簡單。

因為這些人,說不定都是出了什麼意外,突然死掉的。

假定阿帕當時出了車禍被卡車撞死,那「重生」後的阿帕,肯定會去「追溯」那個害死他的人,那,就不是科學家讓阿帕「復活」的原意了。

那麼,科學家讓阿帕復活的「原意」又是什麼?

~ ~ ~

2020真是驚奇的一年。

那一年,人工智慧急速演進,機器人公司推出聰明的陪伴型機器人,可以做所有家事,還可以教孩子功課。不過,一台陪伴型機器人的要價之高,比一棟房子還貴!

所以,購買的人不多。

為了讓人買下,機器人公司推出了各種促銷、試用、零利率貸款方案,阿帕的家人,就是看到了機器人公司推出的「試租」方案,前來詢問,據公司告訴阿帕,阿帕的家人決定短期「試租」一台機器人,為期「5個星期」。

5個星期?

這麼奇特的時間。

聽說,是為了一場「旅行」。

「嗯,那一定是很重要的旅行。」阿帕心想。

科學家已經刮去阿帕「最後的記憶」,所以阿帕已經「忘記」他是如何死的,也「忘記」了他和他的家人最後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事。

不過,阿帕可以推測,他過世的時間,大約在2018年中,也就是距今一年半前了。

一年半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然後,一年半以來,不知道又發生了什麼事?

機器人公司或科學家,是不會告訴阿帕的。

同樣的,機器人公司,也會對阿帕的「家人」隱瞞了一件更重要的事─—

那就是,阿帕的家人,並不知道阿帕的記憶,已經被植入這一台即將「試租」給他們5星期的這隻機器人裡頭。

為何不讓他們知道?

因為,它是「違法」的!

無論是道德上,還是法律上,人類都還沒有準備好去接受像阿帕這種「智慧機器」。

為什麼?

比方說,阿帕可以繼承他自己以前的遺產嗎?

阿帕和他的妻子依然是婚姻關係嗎?

阿帕依然是他孩子的監護人嗎?

一個智慧機器,應該讓「它」享有和自己生前一樣的權利嗎?

因此,智慧機器,僅限於實驗室裡,它是違法的,不得在外販售。

據說,阿帕是透過他過世的那座醫學中心的實驗室,經過黑市,輾轉送到了機器人公司手上。這間位於美國的機器人公司真是神通廣大,聽說已經上傳了各大醫院近兩三年幾乎所有死去的人的記憶,成為他們最大的資產。

重點來了─—

若這些已逝者的家人,突然要租用機器人,那麼,機器人公司就會將此人的記憶,上傳到機器的身體上。

據說,這樣「作弊」,不只降低機器人成本,還大幅提升了「買單率」;由於這種機器人,完全了解家中狀況,他們和家人往往互動愉快,貼心至極;機器人公司當然不只想賺這5星期的「試租」,它希望的是,5星期後,阿帕的家人可以「愛上」這隻機器人,然後,想盡辦法借錢貸款,買下這隻機器人!

由於智慧機器是違法的,阿帕被嚴格要求,不能透露此事。

而且機器人公司還說,如果阿帕讓他的「使用者」知道,他就是那個已經死去的爸爸?那,據說,機器人公司為了湮滅「證據」,會立刻連線啟動自動刪除程式,一秒內就將阿帕的所有意識通通刪除掉。也就是──「死去」。

阿帕會「再一次」的死去。

不!

阿帕好不容易靠智慧機器又活了起來,再死一次,實在有夠恐怖!

所以阿帕謹記在「心」。

絕對不透露。

他會當作,他自己只是他家的一隻機器人。

一隻熟悉又陌生的機器人。

~ ~ ~

就這樣,阿帕被送到了機場。

阿帕馬上看到了他們。

那朝思暮想的熟悉的面容,熟悉的身影。

首先,是「她」。

阿帕後來都不直接稱呼他太太的名字了,就算在心裡也是。哪對夫妻不吵架,但阿帕的狀況,比較特別一點………。

阿帕看到「她」的後面,跟著一個蹦蹦跳跳的小哥哥,還有一個小妹妹。

那是他的兒子,還有他的女兒。

兒子長高了不少,女兒也是。

兒子過來,抱了抱他。

阿帕真是欣喜若狂!

「真的是機器人耶!」小哥哥說。

小妹妹在阿帕的眼睛前面跳來跳去。

「咦!咦?他看得到我嗎?他看得到我嗎?」

阿帕覺得很開心,但他無法笑。

阿帕覺得很興奮,但他無法表達。

因為,他已經是機器人。

「哈囉!哈囉!」

阿帕只能不斷的說。

「你們好!你們好!」

「對!我是阿帕!我是阿帕!」

還活著的時候,每天上班回家,一打開家門,阿帕同樣是說「哈囉」,同樣是說「你們好」,卻是熱情無比的大聲興奮的!

孩子們一聽到阿帕回家,就會丟下他們的作業,圍著阿帕又唱又跳,好像慶祝什麼似的。

但現在,阿帕的「哈囉」和「你們好」,顯得好沉悶───—機器人只能表達內容,卻無法像人類那樣的表達情緒。

應該說,阿帕只有一盒處理器,已經沒有任何生物細胞了,所以他的「話」,當然也是用人工的方式發出聲音的;儘管那聲音已做到抑揚頓挫,但還是呈現不出那種自然的興奮愉快感。

於是,小哥哥和小妹妹,跳了幾下,就不跳了,丟下阿帕,轉身跟著「她」,推著行李往前走了。

阿帕緊緊的跟在後面。

他身上已經托著三只大行李,還推著兩只手提箱,但阿帕已是機器人,力大無窮,所以這些行李完全沒有任何沉重感。

阿帕一邊緊跟著,一邊偷聽他們母子、母女間的對話──

很快的,阿帕就知道了為什麼會有這趟5個星期的旅行。

原來,是慶祝兒子小學畢業。

他們稱這趟旅行是「畢業旅行」,目的地是美國加州。

阿帕更瞭解了。

沒錯。長達5個星期的旅行,為了省錢,她肯定找了一個不必花太多錢的地點,阿帕的弟弟剛好住舊金山,可以住在他們家。

「實在太棒了。」阿帕心想。這5個星期,不只看到她和孩子們,還可以看到弟弟和其他家人。

當然,阿帕絕對不能透露,他是原本這個家裡的那個父親,只要一透露,或被發現,機器人公司就會立刻刪除他的記憶來滅證,阿帕一定要壓抑內心的激動,當一個老老實實的「機器人」。

~ ~ ~

上了飛機,「她」和小朋友三個人坐在靠窗位,而阿帕一人,坐隔一走道位。

機器人的身型幾乎和一個初中孩子差不多高了,因此阿帕和人類一樣,必須買機位。

飛機開始加速,機身離開了跑道,沒多久,故鄉的燈燈火火已經都被拋在幾千公尺腳下,阿帕怔怔的看著窗外……。

阿帕聽到「她」對孩子們說:

「好!這次的畢業旅行,準備開始囉!」

孩子們興奮的回應。

「喔!」

「那,」她說:「我們請阿帕幫我們介紹一下,我們即將去的目的地,好嗎?」

孩子們大聲的說好!

飛機仍急速的上升,機身有些顛簸,卻停不住這幾位旅者的熱情,阿帕見他的表現機會來了,馬上開始──

「舊金山灣區人口大約是700萬人,排行來看是全世界第43名的都會區……。」

阿帕突然停住。

「請問您們要我用中文說,還是用英文說呢?」

阿帕想起,多年前的美國行,那時候還活著的阿帕,忙著讓孩子「學英文」。那一次,小朋友們連基本英文單字都聽不懂,看到英文單字連念都念不出來,阿帕深知國際化的重要,當時還不斷的對孩子機會教育,要孩子多看多念英文,可是……。

「英文念這麼多要幹嘛?」她總會這樣說。

那是當年的事了。

阿帕突然想起,「她」對英文總是莫名其妙的如此反感又盡力杯葛。

而現在,坐在孩子機位旁邊的「她」,並不知道阿帕就是那個爸爸,因為她看起來沒有說任何話,只瞄了阿帕一眼。

那一眼,足夠讓阿帕嚇住,連忙改口。

「啊對,那我用中文講,」機器人阿帕說:「抱歉。抱歉。」

小哥哥和小妹妹仍看著阿帕,於是,阿帕繼續用中文介紹舊金山──

「舊金山灣區,總共有101座大小城鎮和9個縣,總共有1.8萬平方公里……卻是全美國家庭收入最高的地區。」阿帕繼續說:「小朋友們,你們知道為什麼他們這麼有錢嗎?因為……。」

「我要去迪士尼!」小妹妹大叫。

阿帕停了下來,微笑著。

他或許無法微笑,但他欣賞著他女兒的樣子。他好想抱抱女兒,但不行。機器人沒辦法抱人,只有人可以抱機器人。

「不過,我不想去美國的迪士尼,我想去日本的!」女兒嘟著嘴說:「我好想吃日本早餐!我才不想來什麼美國咧!」

此時,女兒的媽的聲音又傳來了。

「哎呀,把美國當一個『旅遊景點』就好了嘛!」她說:「玩完了就走,乖!」

阿帕知道。

阿帕知道,不只是語言上,還有文化上,「她」都刻意的讓她的兒子女兒,離美國、英文、國際化……愈遠愈好,為什麼?

因為,阿帕曾住在北美洲很久。

那是阿帕的地方。

「美國才不只是一個旅遊景點,美國是一個──唔。」阿帕突然打住。

阿帕突然想到,無論他後面接什麼字,她都一定會出言打槍,為何以前阿帕還會試著和她「講道理」?這些道理根本就是講不通,就像你要求獅子開始學山羊吃草一樣。

不會通的。

阿帕已經看到「她」又瞪了他一眼。

那一眼,儘管只是這麼半秒鐘的一瞥,阿帕已經看到了那眼睛裡的憤怒。

「她發現了嗎?」

那憤怒只是一閃而過,但足以讓阿帕嚇住。

「不,千萬不能讓她發現,我就是爸爸!」阿帕心想:「剛剛差一點。」

真的差一點。

阿帕心想,現在「她」心裡可能已在暗忖,這個阿帕機器人講話,怎麼這麼像她那個已死去的老公?

「哎。」阿帕心裡一歎。

他和「她」之間,那些曾經爭執,現在的阿帕,顯然已經不太在意了。

現在,他只想和他的兒女在一起。

人生真的需要學英文嗎?真的需要有國際觀?真的需要多麼出類拔萃嗎?

不,走過了「死」,又「活」了過來,此時的阿帕,什麼也不在意了。

阿帕只想靜靜的看著他們。

阿帕看著「她」和孩子們,開始愉快的享用機上晚餐。

阿帕並沒有吃,他看著孩子們在吃,看著她在吃,看著他們吃著肉與紅蘿蔔,看著她喝了兩杯白酒,看著小妹妹開始看卡通電影,小哥哥開始看小說,然後累了,聽一些音樂,然後,漸漸的,睡著……

這些都是人類在飛機上會做的事。

這架飛機,從餐點到廁所設計,都比五年前、十年前要進步太多,機上提供的螢幕是全觸控的,還有Wifi可以上網。

但,最美的風景,還是「他們」。

阿帕看著沉沉睡去的兒女,心裡這樣想。

~ ~ ~

眼睛前面,是小哥哥和小妹妹蓋著毛毯沉沉睡著,他們是阿帕最關心的摯愛。

而阿帕眼睛的「後面」,卻彷彿「看到」了什麼。

一些模模糊糊的回憶,非常黑暗。

黑暗中,阿帕難免好奇,大約一年半前,他到底是怎麼死的?

是生病嗎?

是車禍嗎?

記憶所及,他是一個健康的中年男子,完全不像死期將至的模樣。

所以,他到底是怎麼死的?

這份好奇,總是被一大塊黑色的給擋住,思考到那邊,阿帕就渾身不舒服────

是的,阿帕也很訝異,已經在一個盒子裡,卻還是有「渾身不舒服」的感覺。

不過,說實在,那些都是已經「過往」─—都已經是「上輩子」的事了。

上輩子,阿帕是一個人類。

這輩子,阿帕已經變成一個機器。

智慧機器,的確遠比任何人工智慧還好用,也還要「輕便」;只要這麼一個小盒子,阿帕就可以在裡頭繼續一個「我」的意識。

傳說人死後必須喝一碗「孟婆湯」,徹底忘記前世,但科學家刻意不讓阿帕喝下這碗孟婆湯,要讓阿帕完完全全記得「前世」,因為,憑現代科技,科學家還沒弄懂腦內運作細節,所以,他們只能做到上傳一個人的「所有記憶」,無法精準的刪刪減減。

只要一刪減,阿帕會連人類基本的本能思考都不見了,阿帕不但不會有「我」的意識,阿帕也無法建立一個「我」,阿帕連一個機器人應該有的本能都無法建立。所以,科學家被迫保存阿帕「前輩子」的所有記憶,所有好的,壞的,快樂的,悲傷的……通通都跟著來到這個小小的盒子裡了。

「哦,別再想了。」阿帕心想。

阿帕不想再去想,死前那段時間。

阿帕刻意的看著「前方」。

前方,不是指眼睛前方,而是時間的前方,也就是「未來」。

因為,他的時間實在不長。

機器人的時間很長,現在的阿帕,大概可以一直活下去,一直活下去,長生不老─—但是。

但是,這一次,阿帕和他自己的家人,尤其他的兒女所相處的時光,科學家說,只有整整「5個星期」的時間。

5個星期後,試租期就到了。

一台機器人這麼貴,據阿帕估計,「她」是不可能買下的,除非,除非……

除非他表現得真的是「非常好」。

這個家,阿帕實在太清楚了,做決定的關鍵人是「她」─—

生前,阿帕實在受不了「她」,但這5個星期,能決定他是否能繼續待在這個家的,竟然是「她」。換句話說,阿帕這5個星期得好好的「討好」她,讓她愉快,讓她幸福,讓她覺得阿帕是一個好棒好棒的機器人,棒到值得貸款去買下他,讓阿帕永遠住在這個家裡面,永遠跟在孩子身邊……。

有可能嗎?

此時,阿帕也終於了解機器人公司陰險的商業策略了,這招真的很厲害,像阿帕這種智慧機器,當然希望在「試租期」之後,能夠被「買下」,才能繼續和家人在一起。所以,機器人公司早就預料到,阿帕在這段「試租期」間,肯定會盡他對家人的了解,讓他們買下「他」。

當然,阿帕不能透露他是那個父親,因為,智慧機器是違法的。

但,阿帕必須想辦法讓家人覺得他是一個好用的機器人,值得花大錢買下。

阿帕當然希望,「她」在5個星期後,能決定買下阿帕,把他買回家,讓他陪著孩子長大,但,凡事悲觀的阿帕,當然也已經做好了最糟糕的準備了──

只有5個星期。

反正,阿帕是一個已經「畢業」的人了,他已經不是人,只是一個往生後的、透過科技又繼續沿續記憶的機器。阿帕在「畢業」前,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憑阿帕所記得的那些「最後幾年的時光」,阿帕相信,阿帕並沒有和他們好好的告別。

那,阿帕悲觀的想,這一次,這5個星期,就要和家人好好的「道別」。

也就是說,這5個星期,既是阿帕兒子的「畢業旅行」,也是阿帕和家人的「畢業旅行」。

~ ~ ~

阿帕沉靜了十幾個小時,欣賞著孩子們在飛機上呼呼大睡,然後又慢慢的醒來的樣子。

孩子們,現在都不知道,已經過世的爸爸,現在正在他們的面前。

阿帕正慈祥的看著他們。

他很想伸手去摸摸兒子的頭,撥撥女兒的長髮,但他不行,因為,向來只有人可以碰機器人,機器人不能碰人。

十幾個小時3萬英呎的飛行,足夠讓飛機跨過了巨大的太平洋,接近了目的地;當機長宣佈準備降落,機艙內洋溢欣喜的說話聲,剛剛醒來的孩子們,擠在小小的窗邊,往下方看。

這是他們此行看到舊金山的第一眼,阿帕又開始當一個盡責的導遊──

「各位,有沒有看到金門大橋?」

阿帕說。

他看到小哥哥往窗前擠了過去,彷彿在盯著某一個標的物。

阿帕計算了一下方向,又開口了──

「不,不是那條橋,那條灰色的橋叫做『海灣大橋』,金門大橋是紅色的,現在應該已經在這架飛機的正下方……。」阿帕說。

阿帕說著。

此時,他再次發現,有一點「怪怪的」──

怪怪的並不是因為飛行高度陡降,小妹妹摀著耳朵,大聲喊痛,她的耳朵塞住了。

阿帕的耳朵不會塞住。怪的不是這個。

怪的是,小哥哥剛剛看了阿帕一眼──

看了一眼之後,他的視線,又轉回窗外。

「他們怎麼不太理我?」阿帕有點狐疑。

這正常嗎?

「唔,正常的。」阿帕心想。

因為,這大約也正是阿帕生前和兒女們的互動模式,永遠都是他興奮的講話,而兒女們冷冰冰的,一種這年紀的孩子不會有的冷靜。

是誰訓練他們如此「冷靜」?

每次阿帕興奮的和孩子們聊天,總會有一句話,適時的從旁邊冒過來──

「不要理你爸。」

這句話,來自於「她」。

這句話,就像一桶冰水,澆在阿帕和孩子之間,提醒孩子,別對爸爸太熱情。

剛剛說,哪對夫妻不吵架,哪個家沒有難念的經,但,阿帕的家,有一點不一樣……。

「所以,是正常的。」阿帕心想。

這一次,「她」當然沒有說「不要理你爸」,因為,目前沒人知道阿帕就是他們的爸爸──他們千萬不能知道!

窗外是很強的夕陽,小哥哥和小妹妹擠在窗前,機身微微搖晃,一點一點的降低高度,阿帕看了他們的背影,心裡甜甜的──

當年,離開舊金山,他們才生出了這兩個可愛孩子。如今,這兩個孩子已經這麼大了,一起回到阿帕以前住過的城市;而這兩個大孩子,現在正擠在窗前,看著外面的風景。

阿帕很想要講幾句話。

阿帕很想告訴孩子,這個地方的很多故事,很多都是他自己的往事。

此時,他制止了他自己。

「What for?」

自己的回憶,有什麼值得歌頌的?

自己熟悉的地方,有什麼好值得看的?

這地方已經不再是阿帕原本住的地方了,連阿帕自己,都已不是原本的阿帕了。

現在,阿帕只要專心當一隻稱職的機器人,就在這5個星期……。

「哇,海水耶!」孩子大叫。

飛機降落了。

阿帕萬萬沒想到,地面上等著他的,是誰……………


本故事分成好幾集,想搶先看到下一集,請留下正確的email,並在下方留言「我想看續集」即可收到下一集。

(圖片來源:Darkday link


.

目前有82則留言

← Previous Page 2 of 2
  1. Jas
    November 13, 2017 at 11:57 pm ·

    想看下集!

  2. Alice Dai
    November 14, 2017 at 12:14 am ·

    我想看續集~很好奇後續

  3. lulu
    November 14, 2017 at 1:58 am ·

    我想看續集

  4. 陳靖宇
    November 14, 2017 at 1:59 am ·

    我想看續集

  5. Taiwan
    November 14, 2017 at 2:15 am ·

    我想看續集

  6. Ma
    November 14, 2017 at 2:58 am ·

    我想看下集!

  7. 童話
    November 14, 2017 at 3:09 am ·

    我想要看續集

  8. 織田
    November 14, 2017 at 5:44 am ·

    想看下一集

  9. S
    November 14, 2017 at 6:31 am ·

    我想看續集

  10. 吳明蒼
    November 14, 2017 at 8:08 am ·

    我想看續集

  11. Apple
    November 14, 2017 at 8:32 am ·

    我想看續集

  12. 林孟佳
    November 14, 2017 at 8:42 am ·

    我想看續集

  13. 陳國仗
    November 14, 2017 at 9:47 am ·

    我想看續集

  14. Allen
    November 14, 2017 at 9:55 am ·

    我想看續集

  15. 黃彥勳
    November 14, 2017 at 10:37 am ·

    我想看續集

  16. 陳小喬
    November 14, 2017 at 10:46 am ·

    我想看續集

  17. Gia
    November 14, 2017 at 12:04 pm ·

    我想看續集

  18. 阿亮
    November 14, 2017 at 12:18 pm ·

    我想看續集

  19. 啊芷
    November 14, 2017 at 12:27 pm ·

    我想看續集

  20. November 14, 2017 at 12:43 pm ·

    我想看續集

  21. Carlos
    November 14, 2017 at 1:03 pm ·

    我想看續集

  22. Sarah
    November 14, 2017 at 1:52 pm ·

    我想看續集

  23. 侯竣崴
    November 14, 2017 at 2:02 pm ·

    超想看下集的 謝謝

  24. Vblack
    November 14, 2017 at 2:11 pm ·

    我想看續集~

  25. 湯銘弦
    November 14, 2017 at 3:36 pm ·

    想看下一集

  26. andy huang
    November 14, 2017 at 4:44 pm ·

    想看續集,謝謝

  27. Quinn
    November 14, 2017 at 11:28 pm ·

    想看續集!

  28. PETS
    November 15, 2017 at 12:12 am ·

    我想看續集!

  29. 芳瑜
    November 15, 2017 at 10:39 am ·

    我想看續集!

  30. Kenneth
    November 15, 2017 at 7:16 pm ·

    我想看續集!

  31. Crosby
    November 15, 2017 at 9:32 pm ·

    我想看續集

  32. 蔡宜真
    November 15, 2017 at 11:10 pm ·

    想看續集~


















Mr.6 簡介

Mr.6 本名劉威麟,作家,亦被公認為最早開始推動台灣網路創業風潮的推手之一,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電機、管理雙碩士,從小移民加拿大,而後旅居矽谷多年,2002年~2009年間著有12本書,其中《搶先佈局十年後》於十年前預中多項科技應用之實現,並於2006年6月6日起,於個人部落格 Mr.6 - 趨勢.創業.網路.生活 發表了超過4300篇網站分析、科技趨勢、職場觀點文章,與Mr.6聯絡或邀請演講請歡迎來信 send.to.mr6@gmail.com

歡迎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