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更多好文章,請按「讚」(Like):

長期下來的刻板印象,讓我們堅持視老闆、公婆為天敵世仇


September 29th, 2017, 目前尚未有留言,

某日,某大公司老闆為了增加員工「幸福指數」,下令所有主管,開始和他們的部屬「努力交朋友」。

「想像你們是怎麼對你的朋友的,就對部屬那樣子,就對了!」老闆指示。

這樣子,才真正從「心」做到對部屬好。

沒想到,這樣的「美意」,執行了一個月,所有主管一片哀嚎!私下紛紛抱怨,這,不只是不可能的任務,而且是「好痛苦」的任務。

好痛苦?

視員工為朋友,有這麼痛苦?

一位主管反映,他每天中午跑去和一群年輕職員吃飯,打屁聊天罵髒話,就和他年輕的時候對朋友一模一樣,沒想到,連續一個月他都被冷落在旁邊,自討沒趣,丟臉死了。

另一個主管說,她去和一位基層職員「談心」,就好像自己年輕時和閨蜜聊天一模一樣,主管講了一大堆她自己的祕密,結果是熱臉貼冷屁股,基層職員冷冰冰的,正眼都不瞧一眼。

還有一位主管說他跑了好遠買了好多鹽酥雞和啤酒回來,擺在那邊職員一口也沒吃,客客氣氣的全部退回來,一句謝謝也沒。

不只這樣,員工間還流傳了「一大堆」謠言,更令這些主管氣結不已──

「哎呀,怎麼可能當『朋友』,只是想『騙』你繼續為公司賣命而已啦。」

「這就叫做『假掰』,這群主管真的很虛偽咧!」

「有『朋友』規定你什麼時候要交東西的嗎?有『朋友』會叫你坐在會議室開那些無聊的會嗎?」

「是真的『朋友』,就把他的薪水多分給我一點,這才叫朋友!」

這些基層員工的聲音之大,讓大老闆不得不下令暫停這個「朋友任務」,於是,公司又回到從前傳統的做法。

然後,反而回復到原本的「平靜」。

這故事告訴我們什麼?

是什麼,讓這種「朋友」做不成?

原來,上級和下屬之間,竟然已有這麼深的鴻溝,有這麼大的「怨氣」,這種怨氣,讓上級或許就算是真的一片誠意,想要改善彼此關係,卻也碰上了銅牆鐵壁。

任何上級,仍是一個平凡「人類」,當一個人跑去和另一個人交朋友,對方不理不睬,當你是空氣,然後還私下罵你……你肯定「受不了」。

用這種故事,來形容男女婚姻中的「其他家人」,真是再貼切不過了。

現代,大部份的長輩,幾乎都懂得要給年輕人一個清靜的家,不打擾,不要求拜訪,不要求住在一起,甚至自己生病,寧可請看護,不耽誤年輕人家庭娛樂時光;老來,寧可住老人院,自發性的,也不要成為年輕人的累贅。

年夜飯?寧可自己吃,讓年輕人一家出國去旅遊。

生活費?寧可讓年輕人周末自己吃大餐,自己的生活就拿退休金省吃儉用湊合湊合著用吧!

這些現代的老人家,已經不祈求被年輕人視為「家中長輩」,他們寧可做一個「家『外』長輩」,不住在那個家,不帶給年輕人麻煩──他們甚至連「長輩」都不想當,他們只想當「朋友」。

他們心心念念的希望已經自己成家的孩子,是完整的,不要因為他們「這些老人」而不愉快,更不要因為他們「這些老人」而讓年輕人之間出現任何的「裂痕」。

這時候,這些長輩,就遇見了,和剛剛那間公司,一模一樣的問題了──

當他們(這些長輩)已經「避嫌」得這樣,偶爾,還是會和年輕人見面,他們馬上深深的感受到,他們的「朋友之意」,被狠狠的拒絕了!

就如同那個故事的長官和部屬一樣!

這些長輩,心理極度不平衡了,因為,他們認為,他們已經「退讓」了這麼多──如同那些主管已經拿下了主管的威嚴,自認真心誠意的「做朋友」,結果,卻得到原本應該對他們畢恭畢敬的晚輩如此這般的「冷回饋」。

先前聽一位畫家提過她和她媳婦的「婆媳相處」的故事,這位婆婆(畫家)平常住在畫室,絕不打擾兒子和媳婦一家,平均一個月拜訪一次兒子的家(其實是她以前的家,只是她後來搬出來到畫室住)。這位畫家以前就以新潮派著稱,當了婆婆,認為自己個性比媳婦還酷,於是打算和媳婦做一個「好閨蜜」───—

結果呢?

你也大概猜到了。

這位酷畫家向來認為那些禮教全都是屁、都是虛偽,所以,她從來不要媳婦對她尊敬,她只想和媳婦做一個「朋友」。

「朋友」的標準就好,而且不必是最好的朋友。朋友就是這樣,先認識,聊得來,再進一步,聊不來,那就維持一個朋友關係即可。

但,這位畫家一到兒子的家「拜訪」,見到這位她想交的「朋友」(媳婦),卻令她大呼無法接受──

這位畫家(婆婆)熱情的打招呼,嗨!結果,媳婦仍然低頭看著手機,頭也不抬一下。

接下來,這位畫家繼續主動的聊天,但媳婦就像石頭,沒有回應,也不主動說話,當這位畫家問到了一個問題,總要過了5秒鐘,氣氛有點尷尬了,媳婦才冷冷回了一句………。

畫家說,這樣的對待,不用說「朋友」了,連「陌生人」都會感到受挫。

更氣憤的是,畫家心想,好吧,就忍一下,繼續對媳婦熱情一點,換來媳婦對她自己兒子「當個朋友」也好,沒想到,她眼睛所看到的,卻是──

媳婦對她老公大吼大叫,叫他切水果。

媳婦當她的面指責她老公,怎麼沒洗碗?

媳婦自己把眼前水果吃光,一顆都沒有留給其他人,最後,媳婦的手機響了,是她自己的朋友(真正的朋友),只見媳婦好像整個變了一個人,又熱情,又親切,又甜美的和那個朋友哈啦,然後走進房間繼續講電話,只剩兒子若無其事的招呼;房間傳出熱情的聲音,對畫家來說,突然間,一切都變得刺耳不已。

另外有個朋友,則和我說了另一個故事。

某天,他和他太太帶著孩子,以及他的父母難得一起相約到附近吃個早餐。

下了捷運,平常經常遲到也無所謂的太太,這天,就是特別的著急,她的公公婆婆年紀大了,還在後面慢慢的走、慢慢的走,她卻一馬當先,走在前面,一點也不等。看到年紀小的孩子在和他們爺爺奶奶有說有笑,這位年輕人妻還兇了小孩一頓:「來不及了,你們走快一點!」說著說著就一手拉起孩子,往前衝。

衝到哪?餐廳又不必訂位。

但,老人家聽了,也順著媳婦的話:「對,對,你們先走,不要等我們,我們慢慢走……。」

年輕人無一扶持,老人家只好互相攙扶,慢慢的走,慢慢的走;媳婦已經走在50公尺前面遠了,我這個朋友緊跟在後,試圖讓他們慢一點,慢一點;等一下老人家,等一下老人家嘛!

難得一家出門,卻被分成「兩段」,老人家刻意講話大聲一點,讓年輕人聽得到,但年輕人都沒有轉頭,也不知有沒有聽到。此時,老人家仍得裝作沒事,但,血壓升高了。每一絲思考都被影響了,怒氣悶在心裡,百思不解為何現在年輕人會這樣做?

這時,有趣的心理發生了──

雖然,這是一位令人生氣的媳婦,但這媳婦卻因為這樣,反過來對這個家的人取得了心理上的控制;她已經設定了「規矩」,讓大家生氣卻隱忍不言,卻默默期待「她對他們好一點」。

於是,這時候,這位年輕的媳婦只要對他們稍稍「好一點」,比方說,突然間主動說一句話,長輩們馬上眼睛亮起來,豎起耳朵傾聽,還沒說完就連忙用力點頭「好、好、好!」

或,年輕的媳婦突然推薦了一間餐廳,長輩們馬上慌忙記下,還大加稱讚,太好了,還是妳強,我們一定要趕快去吃!

這些,全都被我這個朋友看在眼裡。

他看在眼裡,但他可是看得「萬分痛苦」,每個兒女都想要孝順自己的父母,看到自己父母如此「辛苦」,看到自己父母如此被(心理上的)折磨著,比自己被折磨都還要「痛」!

不過,這位朋友馬上了解,這種事,是沒辦法「說」的。

因為,他們有「原罪」。

尤其是他的父母,在社會上被稱為「公公婆婆」,特別又是他的母親,也就是那個「婆婆」。這個社會已將「婆婆」前面加了一個隱形的形容詞,以致於每一個人看到「婆婆」這個字,直接的畫面都是一張「惡婆婆」的巫婆臉。

婆婆來家裡拜訪?那一定是來查看我們家乾不乾淨的。

婆婆來和媳婦一家吃飯?那一定是想伸手進入我們這一家人的生活。

婆婆來和兒子要錢?那一定是嫉妒我們過太爽,逼我們吐一點錢給她。

台灣或華人世界,公婆已經自動被「妖魔化」,裡面滲雜太多的中國禮教傳統在其中。任何對「媳婦」的抗議,很容易就被放在華人傳統的框架裡予以定位,也致再也無法說服任何人,

我朋友說,有時候他真的在想,為何,前一代的錯,要由我們這一代來「彌補」?

前一代的公公婆婆,對媳婦虐待,為何要以這一代的公公婆婆來彌補?

尤其,在20世紀末,有一群倒楣的「末代媳婦」,從年輕就被婆婆壓著,但,等到她們終於「媳婦熬成婆」,恰好遇到了現代21世紀初的「新型媳婦」,反過來被媳婦「欺負」。

或許,這樣的意識,可能只是一個世紀內的短期現象,但,這已經足夠讓這一世紀的所有的「公婆」都陷入了絕大的痛苦。

長期下來的刻板印象,讓我們堅持視老闆、公婆為天敵世仇,唯一的安慰方式,大概就是找一個時間,好好的告訴這些年輕人────你們最好就好好的享受現在美好時光,30年後,你們等著看,你們孩子,會怎麼對待你們!

(圖片來源:Surian Soosay link


.

















Mr.6 簡介

Mr.6 本名劉威麟,作家,亦被公認為最早開始推動台灣網路創業風潮的推手之一,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電機、管理雙碩士,從小移民加拿大,而後旅居矽谷多年,2002年~2009年間著有12本書,其中《搶先佈局十年後》於十年前預中多項科技應用之實現,並於2006年6月6日起,於個人部落格 Mr.6 - 趨勢.創業.網路.生活 發表了超過4300篇網站分析、科技趨勢、職場觀點文章,與Mr.6聯絡或邀請演講請歡迎來信 send.to.mr6@gmail.com

歡迎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