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更多好文章,請按「讚」(Like):

現代婚姻奉行「小男人主義」,竟無法止住抱怨的嘴


September 28th, 2017, 目前尚未有留言,

聽一位朋友說起她最近辦的一場女校高中同學會,同學們在臉書上重逢,大家已經至少20年沒見面了!

20年,可以發生太多事,她想到的是,大家應該都已經結婚了吧?

說不定都會帶老公過來?

朋友早早等在餐館,期待接下來看到她的老同學的最新模樣──

首先抵達的是「小芳」,她居然剪了一頭超短髮,看起來更清爽俐落,她說,幾年前開始創業開咖啡廳,現在已經開到第二家店了。

接下來到的是「小琴」,一臉標準外商OL,講話帶著英文腔,她說她做到廣告公司總監,還曾受邀回母校演講。

然後來的是「小美」,格子洋裝,小學老師,鏡框換成鮮紅色的。

重點是,以上的小芳、小琴、小美,竟然依然未婚,有的至今沒男友,有的坎柯感情路,但已經近40歲了仍小姑獨處。

雖然她們外型變了非常多,口音也變了,各行各業都不一樣,但,一聊起天,大家馬上又感覺到「又回到好姐妹」了。

她們聊得超愉快的,直到────

「小豔」來了。

小豔是以前她們之中最溫和、最沒主見的,姐妹們以前都很擔心這個小豔一定是那種會被「壞男人」騙走的單純女性………

沒想到,現在的小豔,讓姐妹們嚇了一大跳!

不,不是小豔眼睛上方那長長的假睫毛,也不是那做得花俏的水晶指甲,更不是小豔手上提的那只某名牌限量版包包。

小豔變了。

整個徹頭徹底的「變」了。

姐妹們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從小豔和服務生點餐的那種「語氣」。

「好兇哦!」

然後,從小豔剛剛遲到坐下來,理所當然一臉;還有,從她坐下來以後,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同學的眼神,甚至沒有一一叫過同學的名字。

「好冷酷哦!」

還有小豔那口音,聽起來特別矯柔做作,而且一坐下,她就開始講她「自己」的事─—

沒錯,小豔竟是這群好姐妹中唯一已經結婚的,而且,小豔將她的「老公」批評的一無是處,說她老公什麼都「不讓她買」,每月只給8萬元生活費,幫老公生了兩個小孩,卻「只」幫她找一個保姆帶小孩;白手起家的老公,每天忙到晚上8點,回家「只」幫忙倒垃圾和洗碗洗衣……幾乎一整頓飯,後來都是聽小豔一個人在抱怨!

然後,小豔說,她要先走了!

姐妹們詫異的目送小豔「早退」離開,從餐館的窗子看到,昂首挺胸的小豔,踏著高根鞋走出大門,坐上一輛早就在外等候已久的高級瑪莎拉蒂車,戴著白手套的司機幫她開了車門,看到車內有個保姆,還有小孩的身影────

小芳:「原來她的小孩一直在外面等?為何不進來?」

小琴:「小豔和她的孩子『熟』嗎?」

小美:「她……好不像小豔喔!」

小芳:「以前的小豔,很善良,很單純,到底什麼改變了她?」

小美:「廢話,當然是『婚姻』啊,不然還有什麼!!」

這故事告訴我們什麼?

到底是什麼「改變」了小豔?

是婚姻嗎?

是嗎?

這就是一個新時代的「異象」。

一開始,平凡的男女,肯定是帶著「兩性平衡、男女平權」概念,走進婚姻的。

男女平權,不過也只是上世紀40年代才啟蒙的,大蕭條及二戰後女性正義意識,花了一整個世紀,讓兩性終於開始比較「平衡」了;當我們看到某些國家至今才開放女性可以開車,簡直無法相信世上怎會有這樣不公平?

然而,要注意,人類坐上了從「男權至上」往「兩性平權」急駛的列車,原本太偏「男」邊,已經往「中間」開,全世界所有的人,除了少數的國家至今頑固,基本上是「全民一條心」坐在這輛急駛的列車上,一起享受兩性平權,並時時互相監督,互相提醒──

但,大家畢竟全部都是坐在這條列車上。

人在其中,無法看到自己。

有時候,這條列車已經「過了頭」。

它如此的急駛,所以我們竟然「沒看到」它已經過了頭。

回到年輕人身上,年輕人加入婚姻,無論是男是女,皆是抱著「兩性平權」的心態,而且,男性往往比女性還要「小心翼翼」──

剛剛那個故事的「小豔」,應該是看到她老公的好,而她老公,一定也是看到了小豔的好,兩情相悅,成了夫妻。

但,那個「好」,卻在婚後,急速變調了。

年輕人新成立的家,從一開始結婚「兩情相悅、兩性平權」,到了婚後,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急速的「偏」了。

那個嚮往婚姻的男子,進入婚姻之後,就迅速的感受到,他們的婚姻,急速的「偏」了。

偏向哪一邊呢?

明顯的,偏向「女性」這邊。

這就是剛剛所說的,進入婚姻後,男人發現,婚姻和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婚姻沒變,變的是人。

變的是「小豔」。

看過很多其他例子,比方說──

婚前,男女皆已說好,絕不和公婆同住,於是,小夫妻合力在外租一房一廳,獨立的小家庭,偶爾才去彼此爸媽家拜訪,你說,真是模範兩性平權的最佳典範,對不?

婚後,卻突然變了──

孩子出生,女方父母一開始是「幫忙照顧」的理由,進駐到小夫妻家裡,後來為了「學區」的理由,女方索性要求搬回娘家和女方父母同住,後來是男方實在「受不了」,剛好找到了一個派到外地的工作,女方執意不跟,於是,這個新手爸爸,每個月才能搭飛機看一次孩子,而男方父母更是一年才能看到一次孫子。

另一個case,婚前,男女雙方已經甜蜜的協議,男方負責工作養家,女方負責其他一切繁重家裡事務──

真是兩性平權的最佳模範,沒錯吧?

婚後呢?結果,男方身兼兩份工,勉強糊口,回到家竟然無法馬上休息,要擦地洗碗洗衣晒衣,夜半爬起來餵配方奶………男方後來因為太操勞,才30出頭歲就罹了肝癌,發現的時候,已經是第三期……。

再一個case,婚前,男女雙方信誓旦旦要互相尊重、互相扶持的白頭偕老。

婚後,女方漸漸很多抱怨,而男方為了讓女方「快樂一點」,就繼續「讓步」,從一開始的兩邊平衡,漸漸的失衡。其實,男方就只是想讓他老婆快樂一點、抱怨少一點,這樣,他可以求工作之後回到家可以享有一段平靜幸福的小夫妻時光,但,漸漸發現,連這種「心靈上」的滿足都無法得到了;工作已經夠累夠煩,家裡還比工作還要更累、更煩……

其實男方只是想換回「從前的小豔」,但卻沒有發現,小豔早就已經「回不去了!」

所謂兩性平權,是兩性都可以做彼此的工作,兩性都對所有的工作(包括家事,包括經濟,包括彼此心靈之需求)有同樣的責任,這才是現代的平權婚姻應遵循的標準。

男性與女性,都有自己的價值,在一個家裡,可以互相扮演對方的角色,這才是現代的平權婚姻應該追求的平衡。

但,男性漸漸發現,女性不願意扮演「他」的角色,也就是,不想出去工作為這個家掙錢。

男性認為,這當然是OK的,本來就是這樣嘛,女性在家裡,男性跑外面。

接下來,女性不願意扮演「她」的角色,也就是關於孩子和家事,不願做。

男性認為,這更是OK的,這時候更能顯現他是一個多麼體貼的老公!讚啦!

然後,下一步,女性開始對以上一切,仍然表示「非常不滿意」,她要的是心靈上的契合,或更多更多的什麼……。

到了這樣,男性仍然認為,沒問題,他再繼續努力,因為婚姻是需要努力經營的,他會再加油,讓他的太太小豔更愉快。

最後,在男性這麼努力之後,女性依然做了一個讓人無法接受的決定,原本由男性辛苦維持的這個不像樣的「家」,終於還是「hold不住」。

可怕的是,女性為這段婚姻留下的最後一句註解竟然是──

「這場婚姻,讓我失去了自由、自在、自己。」

「這場婚姻,男女並不公平,我是受害者。」

「這場婚姻,我已經努力,但他(男性)什麼都不做,真是傳統大男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群體價值,在家庭裡發揮自己的價值,但,現在有少數的女性就和小豔一樣,不願發揮自己價值,不分攤自己該屬的任務,然後,還在「心理」上一再而再「扯後腿」。

失敗的婚姻,是男女雙方一生的衝擊,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後,更是如此。這時候,我們不禁要想,為何男與女,非結婚不可?

如果小豔的老公不結婚,他現在好端端的。

如果小豔自己不結婚,她可能還是原本的小豔,不會變成後來那個「新小豔」。

在這個大時代,兩性已經平權,但人類還是很頑固的死緊緊的抱著「婚姻」。婚姻系統的漏洞,讓它已不是男女的分工,竟已變成了某一方可以鑽漏洞、投機取巧的機會。

而這種不公平的鳥事,更被人們刻意忽略、遺忘、壓下,無法攤在陽光下,案發之後,實際的那個「受害者」還沉冤著。想像小豔的老公,結束這段不愉快的婚姻,應該也會大手一揮的說:「哎,天下何處無芳草!」不再追究。

而那些罹肝癌提早進棺材的,可能等不到那時候,死前,他還要謝謝「她」陪他走過這一回,這一句話讓病人自己可以認為自己符合了社會的價值觀,但,卻讓後面的其他的男性,不知不覺繼續踏入這個陷阱……。

所以,誰來告訴一下年輕的男子。

現代婚姻奉行「小男人主義」,OK的,但,進入婚姻前,請真正要準備好──

因為,你無論怎麼徹底奉行「小男人主義」,仍然永遠無法止住那一張抱怨的嘴!

(圖片來源:Renaud Camus link


.

















Mr.6 簡介

Mr.6 本名劉威麟,作家,亦被公認為最早開始推動台灣網路創業風潮的推手之一,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電機、管理雙碩士,從小移民加拿大,而後旅居矽谷多年,2002年~2009年間著有12本書,其中《搶先佈局十年後》於十年前預中多項科技應用之實現,並於2006年6月6日起,於個人部落格 Mr.6 - 趨勢.創業.網路.生活 發表了超過4300篇網站分析、科技趨勢、職場觀點文章,與Mr.6聯絡或邀請演講請歡迎來信 send.to.mr6@gmail.com

歡迎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