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更多好文章,請按「讚」(Like):

虎爸虎媽的真相,其實是家長在寵溺自己的自私與任性


April 25th, 2017, 目前尚未有留言,

晚間,一對情侶,走在山林裡的一座橋上。

橋下是翻滾洶湧的河水,轟隆轟隆的。

此時雨才剛停,黑夜天空沒有一顆星星,突然,橋的邊邊,發出了一個鬼魅般的怪聲音──

「鼓吱。鼓吱。」

「唉呀!」女子馬上緊緊拉住身旁的男士的手臂:「那是什麼聲音呀?」

男的笑彎了腰。

「只是青蛙啦,青蛙在叫啦!」他笑著說:「如果,你這麼容易受驚嚇,小寶寶會不會很容易被你嚇出來……。」

他表情擔憂,因為那小寶寶,現在已經他身旁佳人裡的肚子裡了。

她倒一點也不擔心,反而擔心另一件事──

「如果,我們在這座橋上走丟了,你會不會只丟下我一個人?」她問。

表情很認真。

他看到,又再次笑彎了腰了。

「哈哈哈,當然不會!」男子蠻豪爽,一副男子氣概:「我會,等你!」

她會問這些,是有原因的。

她是在一個奇怪的家庭長大,父母都在,和她住在同一個屋子裡,但,好像又沒有在她身邊──

無論多晚,無論多遠,她都得自己搭公車出去,自己回家;回到家,有時候只有飯菜等著她,因為媽媽又離家出走了,永遠不知道她去哪裡,什麼時候回來,會不會回來……。

於是,她在恐懼中長大,奇特的是,這個奇怪的家庭依然經常參團出國玩,每次出去玩,大人自己走自己,不會等她,她也學會,唯一讓自己不會被「丟包」的方法,不是緊跟著爸或媽,而是緊跟那個拿著旗子的「導遊」。

「如果有一天,我走丟了,你會丟下我嗎?」

這句話,她已經問他幾千次。

他的答案,始終一樣溫暖。

「我會,等妳。」他說:「等不到妳,我會來找妳。」

~ ~ ~

過了好幾年,當年的情侶,成了爸爸和媽媽。

肚子裡的小寶寶,也變成一個蹦蹦跳跳的小女孩了。

長得真像她媽媽,只是小了好幾倍。

超可愛的。

一家人住在小房子裡,不過,那個爸爸為了生計,大部份時間都在外地工作。

這時候,重擔就落在媽媽身上。

但媽媽顯然並不喜歡這些重擔──

「媽媽,我的課本呢?」

小妹妹無心的一問,一問出去,她就有預感,糟糕了。

小妹妹知道,她問錯問題了。

果然──

「妳昨天為什麼不找?」媽媽立刻開飆:「昨天晚上這麼多時間,妳為什麼不找?」

小妹妹一句話不吭,繼續翻找自己書桌。

媽媽則手叉著腰站在後面,氣呼呼的。

「找不到嘛對不對?活該!」媽媽一直罵、一直罵:「就是要給你一個教訓!」

罵,是不會找到東西的,也不會幫忙找到東西的─—過了五分鐘,小妹妹還是找不到。

小妹妹也愈來愈慌張,一邊找,一邊開始掉眼淚了。當然,這眼淚,她是「默默」的掉的,萬一哭出來,她媽媽會更飆怒!

但,她媽媽已經不耐煩,衝到女兒面前。

「不准妳再找了!」媽媽大吼:「妳給我,馬上出門!」

她抓住小妹妹的手。

小妹妹驚慌了。

「你為什麼不讓我找?」小妹妹大叫:「我又沒有請你幫我找,我是要自己找呀!」

「妳要遲到了,沒看時鐘嗎?」媽媽把她女兒硬拉到門口:「妳、給、我、出、去!」

「還有五分鐘才會遲到,」小妹妹哀求她媽:「我今天一定要帶課本,不然老師……。」

「對,老師會罵妳,老師會打妳,那,奇怪了,妳昨天為什麼不收?」媽媽怒道:「現在就給我出去!不准再找了!就是要讓妳跌倒一次,妳才知道!」

已經被強拉到門外的小妹妹,又氣又哭,站在門口跺腳。

「妳活該啦!討厭!」媽媽一邊罵,一邊佔著門口,再也不讓她進門:「妳長這麼大了,應該獨立自主,自己做好自己的事!」

媽媽吼完,手一揮,「砰!」,把大門關在女兒臉上。

沒帶課本的女兒,絕望的啜泣聲,愈來愈遠,然後,這個媽媽把所有的燈都關掉,窗簾拉上,倒頭就在沙發上睡……回籠覺。

其實,沒有一個小學生,比她女兒還要能獨立自主,自己做好自己的事──

因為,這個媽媽,從來都不「幫忙」女兒。

只要請媽媽處理,媽媽會很兇的對她,不但沒有處理好,自己還被「修理」一頓!

久而久之,小女孩當然早就學會,獨立自主,自己處理自己的事。

然而,再成熟的孩子,畢竟仍只是一個孩子。

這一天,母女跟著登山團來爬山。

小朋友們高高興興,和他們的父母走在一起,就只有這個小妹妹,愈走……愈慢……。

「我走不動了,媽咪。」小妹妹說。

看來真的走不動了,小妹妹走路一跛一跛。

「我的腳……好痛……。」小妹妹說。

這個地方,剛好是一座大橋。山林間的大橋都是這樣子,橋下是湍急的水流,轟隆轟隆的,光聽聲音就相當嚇人。

媽媽的回應,相當無情──

「妳走不動,代表妳需要『鍛鍊』!」

媽媽連頭都沒有回,繼續走她的。

「走不動,就自己休息。」媽媽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我繼續走,妳休息,需要水的話,自己背袋有……。」

倒是其他遊客,試著幫忙已經幾乎落在隊伍最後面的小女孩──

「我們等妳好了,小妹妹。」

「加油喔,小妹妹。」

「就快要到終點了,加油!」

沒想到,已經走在更前面的媽媽,聲音又傳過來了──

「我們不用等她啦!」媽媽吼道:「她這麼大了,讓她獨立起來,對自己負責任!」

其他大人紛紛噤聲。

小女孩竟也不再說話。

看著遠方的媽媽,一句也沒反駁。

沒有爭取。

沒有求情。

好像,這就是她的「命」了。

「讓她處理她自己的事!」媽媽聲音繼續從前方傳來:「給她訓練一次,以後就學會了。」

於是,眾人繼續走。

轉了一個彎,再一個彎。

一步一步的往上坡去,然後又變成了下坡,一個彎,又再一個彎……。

再走了好久好久,天色都開始黑了,終於──

「終點到了!」前方的人歡呼。

那個媽媽也愉快的來到了終點,和其他的大人與孩子一起笑著。

終於結束了這一趟辛苦又有成就感的山林步行,天色也更黑了,大家回家吧。

但,自己的孩子呢?

小妹妹呢?

一直沒看到她的人。

直到遊覽車都要發車了,這個媽媽終於緊張起來。

她問了所有的大人,大家都沒看到小妹妹跟著走來;孩子和大人不一樣,孩子畢竟沒有手機,天色已經相當暗了,又是在山上。

「我好怕,我只有一個人,」媽媽問大家:「可不可以陪我去找我女兒?」

媽媽口中的「好怕」,不只怕女兒不見,她自己本來就很怕黑,很怕鬼……。

一位老先生自告奮勇,開自己的車,載著這位媽媽,沿著剛剛爬過的山路,再走一次。

經過剛剛的上坡、下坡、上坡、下坡,剛剛好辛苦才走過的那段山路,車子走起來快多了。

車燈打亮了路面,路上,一個人也沒有。

「到底女兒在哪裡?」媽媽真的急了,快要哭出來了。她腦中開始回憶與女兒相處的美好日子,她突然好後悔、好後悔,剛剛把女兒丟在人群的後面,在這麼一段快要天黑的山路上。

她開始默默的祈禱,希望女兒沒事。

找到女兒以後,她今晚一定要好好的抱抱她,一定要好好的疼疼她……。

「女兒,女兒,」媽媽心裡喊著:「妳在哪裡?不要再躲了,媽咪怕怕了……。」

這時候,車子到了那座,方才女兒一直喊好累腳好痠的大橋,橋下仍是轟隆轟隆的急流,現在因為天色完全暗下,已經是一團黑水。

就在車子過橋的時候─—

「在那邊!」司機大叫。

果然,黑壓壓的橋上,有一個人影正在走動。

不,是「兩個人」在走動。

「那裡有人!」媽媽也高興的大喊:「趕快停車,趕快停車……。」

小孩的身影,好熟悉。

那是她的女兒,沒有錯的。懸在空中的心,終於可以鬆一口氣,放下來了。

女兒的旁邊,是一個大人的身影。

原來,女兒是碰到一個好心的大人啊,願意帶著她。換作是這個媽媽,這麼暗叟叟的大橋,她肯定雙腳發軟不敢過橋,這麼好的大人,等一下一定要和「他」或「她」道謝才對………。

「女兒!」這個媽媽高興的喊。

車子慢慢靠近他們。

媽媽迫不及待搖下窗子──

「謝謝妳,幫忙照顧我女兒!」

車子已經近到可以看到他們的臉,媽媽很高興的和那個不知是誰的大人先致意道謝。

但,兩個人,好像沒聽到她的聲音,一點反應也沒有,仍舊在走路。

這個媽媽,終於看到了那個大人的臉。

那張臉,卻讓她非常驚駭!

她結結巴巴,想大叫卻叫不太出聲。

「這……這……。」

開車的司機不知所以然,為何這個母親這麼驚慌,連話都講不出來?

「這……。」

開車的司機再看了一眼這大人和小孩的臉,不就是一個大人帶著一個孩子,還在對他們微笑著,明明就是人,不是鬼,有何好怕的?

那個大人帶著小妹妹,走到車旁邊。

「上車吧。」司機熱情的歡迎這對走失的旅人進入後座,從後照鏡再看了一眼他們。

這位司機終於知道,為何這個媽媽如此驚慌。

因為,上來的這個大人,和那個媽媽長得一模一樣。

穿的衣服、外套、背包、帽子……全部都一模一樣。

「謝謝你載我們!叔叔。」小妹妹說。

果然,這小妹妹就像剛剛那個媽媽形容的,真的超級的溫暖的。

「對啊,大家都不等我們,」那個大人說:「只剩我們母女,沒關係,我們互相等,就不會怕了……我就說吧,一定會有人來救我們!」

小妹妹笑咪咪的點點頭。

「妳……。」

坐在前座的這個媽媽,打開車門,衝了出去。

她腿都軟了。

想大叫,卻叫不出聲。

只聽見橋下轟隆轟隆的黑水,但這時候,車內的司機,卻已經先一步的大叫──

「媽呀!有鬼!!」

於是,前座車門還沒關上,車子已經飛快的開走了。

迅速的駛離她。

好像……她是鬼一樣!

車子的燈光迅速遠去,載著一對幸福的母女──現在,就只剩她。

還有這座橋,黑漆漆的,以及下面轟隆轟隆的黑水。恐懼好像變得有生命,開始慢慢往上爬,爬到了她的腿、她的腰、她的全身……。

她的噩夢,終於發生了──

夜黑風高,伸手不見五指,她被丟包在荒郊野外,只剩她一個人。

這樣偏僻的山林,這樣偏僻的山路,除非要找人的,不然,不會再有車子經過了。

就在這時候,路的遠方,好像又有燈光。

嘩,又是一輛車!

這輛車的燈,比一般稍稍微弱了些,應該是一輛很老很老的車了。

看這輛車,走走停停的模樣,好像也是在「找人」的。

該不會,是來找「她」的?

她想起當年,好像也在這樣的一座橋上,女兒的爸,曾經向她「承諾」過──

「我會,等妳。」他溫暖的聲音說:「等不到妳,我會來找妳。」

但,現在,他在遠方工作,離這裡大概有幾千公里遠,這輛車會是「他」嗎?

會是他來找她了嗎?

她突然有個念頭─—

如果是「她」來找她,可能更好一點。

那恐懼已經化為悲傷,在她的腹裡翻攪;這個媽媽知道,她最希望來接她的,並不是她那個在遠方工作的老公,而是「另有其人」。

而這輛車慢慢駛近,的確,是一輛老車。

這輛老車,她也是熟悉的。

她曾經坐在這車裡,去過好一些地方旅遊。以前,這輛車向來是不等她的。而今晚,這個恐怖的夜晚,這輛車,竟然特地來接這個膽小又怕鬼的她。

車內,坐著一個老女人。

老女人的表情,非常高興,那表情,就像剛剛她找到她女兒的表情一模一樣──

「女兒,我來找妳了。」老女人說:「我知道妳會在這裡,別怕了。」

她終於笑了。

她認為這件事,終於有了最好的「結局」。

當然,她不會不知道,她媽媽,是早在五年前就已經過世的了。

這篇有點溫暖又有點驚悚的故事是在告訴我們,在群體裡,有些人,老是只希望別人幫助他,自己卻吝嗇到連一點點幫忙都不給。

比方說,剛進一間新公司,老鳥立刻將所有工作丟給你做,說要訓練你,讓你成長,告訴你,你進公司就是要幫忙整個部門,其實,是在幫忙他本人。

他的邏輯就是,當他需要幫忙,你就必須幫忙他,但當「你」需要幫忙,你得自己幫自己!

有些父母也犯了一樣的錯誤,因為孩子獨立,就等於自己輕鬆,所以他們當個「虎爸」、「虎媽」,早早訓練孩子獨立自主,

這種父母,通常都喜歡自私的走在最前面,嫌後面的老人、小孩走這麼慢;他去逛自己要逛的店,決定所有的路線,從來不問別人想吃什麼,只想大家配合,自己今天想吃什麼。

其實,孩子早就獨立了。

沒獨立的,是這個父母自己。

當父母希望訓練孩子趕快長大好幫忙,很有可能是因為,父母自己還沒長大。

虎爸虎媽的真相,其實是家長在寵溺自己的自私與任性,你,察覺了嗎?

(圖片來源:Jarle Refsnes link


.

















Mr.6 簡介

Mr. 6 本名劉威麟,網路趨勢觀察家,公認為最早開始推動台灣網路創業風潮的推手,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電機、管理雙碩士,從小移民加拿大,而後旅居矽谷多年,2002年~2009年間著有12本書,其中《搶先佈局十年後》一書於十年前即準確預測多項趨勢、《雙語孩子王》並提出了東方西方語言與文化在下一代並存卓越的可能做法,並在2006年6月6日開始,於個人部落格撰寫了超過4300篇網路趨勢分析、新創公司、職場、親子觀點文章。Mr.6也是台灣最早看好並投入Facebook社群經營的創業者,與弟弟劉威廷共同創辦一間曾年營收近億元的「米斯特六團隊」,曾為超過200個知名品牌代理經營粉絲團,培育了超過300位行銷廣告界人才進入4A級廣告公司,並於2016年創辦了全球第一個社群小編管理平台GlobalSocial.net。邀請Mr.6演講歡迎來信 help@mr6inc.com 或歡迎來電Mr.6辦公室 +886-2-8751-8200



歡迎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