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更多好文章,請按「讚」(Like):

壞人總善於將自己的壞,藏在對你的「好」之中


March 22nd, 2017, 目前尚未有留言,

她嫁入村內最有錢的豪奢大宅,成為那年輕男子的第二任老婆,比想像中順利多了。

她得到了很多的祝福。他們一家老小,竟然蠻歡迎這個新老婆、新媳婦、新媽媽。

只是,她的新房,布置得有點奇怪。

「相信我就對了,」住在巷口的算命阿婆說:「這邊就是要貼這種符,左右各一個,才會順啦,我又不是第一次來你們家做這個事,哎……。」

阿婆說到一半,突然想起什麼,停住了話。

今天是這家人的大喜之日,或許不該再提起這家人過去傷心的往事。

傷心的往事,其實也剛剛發生在「去年」───—

去年,這家人的年輕媳婦,也是年輕男子的第一任老婆,罹了癌,太晚發現,不幸過世。

去年的這個時候,阿婆也在這間房間、那間房間、這一間大豪宅的好幾個房間都安置了符咒,該貼的都貼了,該念的都念了,但,那個媳婦還是逃不過病魔,走了。

「哎,都是前妻她太命苦,人家說,『斷掌』的女人會剋夫,可能是我符咒放太多,保了全家快快樂樂、平平安安、幸幸福福,卻害到她自己……。」阿婆喃喃自語。

這番話,讓這一家人更傷心了。

大家都愛那個斷掌的年輕媳婦,公婆疼,小姑大姑(老公的姐姐、妹妹)和她情同姐妹,一家子組成美好家庭,生了兩個可愛的小朋友,三代同堂,和和樂樂,沒想到,就一個病魔,狠心奪去了年輕媳婦的生命。

也奪去了這家人原有的歡樂。

或許,這個年輕男子急於幫助全家脫離愁雲慘霧。或許,失婚的空窗實在艱熬難過。總之,才短短一年,這個男子,竟然又開始「相親」了。

有趣的是,這一次,他相親認識到另一位、竟然也是「斷掌」的姑娘。

阿婆介紹的。

說到這個阿婆,住在豪宅外頭的巷口,對民俗和傳統很是了解,所以,一直以來,這個豪宅的家人,都很仰賴這位阿婆,幫他們做些法事,避掉各種「厄運」。

這一次,竟然連相親也委託給阿婆了。

有一句話,阿婆最愛掛在嘴邊──

「斷掌查甫(男人)做細工,斷掌查某(女人)守空房。」阿婆說:「人別鐵齒,該花的錢就要花,家才會旺,以免變『空房』。」

阿婆的「恐嚇」,總是為她帶來很多收入,因為豪宅這家人,三天兩頭的就請阿婆到家裡四處貼符,每一張符咒都是「手工製」,親手念幾小時的咒文貼到牆上,要好多錢的。

大家沒將第一任斷掌媳婦的死,怪在阿婆頭上,而阿婆或許也覺得有點責任,所以介紹了第二位,只是這位剛好也是斷掌。

「沒關係,免驚。」阿婆拍拍胸:「一切包在我身上,貼貼符,就沒事,我又不是第一次來你們家做這個事,哎……。」

~ ~ ~

就這樣,這個家,有了一個新的媳婦。新的老婆。新的媽媽。

大家很接受這個新的家庭成員,因為,她真的對他們每個人都很好。

甚至,為了要讓家人之間更和諧,她都主動出手去「調解」他們之間一些細微的小磨擦,所以,才幾個月,原本只願稱她「阿姨」的兩個兒子,居然願意直接開口叫她「媽媽」了。

「媽媽,媽媽,」大兒子跑過來,雖然不是親生的,她也讓這個大兒子環抱住著她的腰。

「我今天不想出門。我想在家!」大兒子告狀似的說:「可是爸爸一直找我去打球!」

她望向她的老公。

「親愛的,你幹嘛要『強迫』這麼小的孩子啊?」她說。

老公無奈的表情。

「不是強迫,我在導引他,開始玩一些球類運動,幫助成長,還培養『父子感情』……。」

好像是最後四個字,讓她突然想起什麼,和藹的摸摸兒子的頭。

「男生不一定要打球,也可以跳舞啊,」她說:「來,跟著媽媽跳舞,好不好?」

兒子聽到這個陌生的名詞,正在猶豫,輪到爸爸好像想起什麼。

「啊,說到跳舞,我手上剛好有兩張歌劇的票,」爸爸說:「明天晚上,爸爸帶你進城去觀賞觀賞,好嗎?只有兩張票。」

「好!」兒子很高興的說。

「培養父子感情……。」爸爸喃喃自語,一邊開始給兒子看看歌劇的介紹。

這時候,那個媽媽,揮了揮手,示意要站在另一邊的更小的小兒子走過來。

「弟弟,你想不想聽歌劇?」

「想……!」弟弟懵懂的應著。

「可是,」這個新媽媽說:「爸爸好像『選』了哥哥,要和他去聽耶?」

「哦……。」弟弟回答。

「你有點傷心,對不對?」她說:「來,抱抱……。」

弟弟感受到了溫暖,雖然聽得不太懂,但他懂得緊緊的抱住這個「新媽媽」。

這時候,哥哥看到弟弟在和新媽媽抱抱,他也跑過來,趁機「告狀」一下──

「媽媽,弟弟的桌子,沒有收好!」

「很好,哥哥很乖,當媽媽的糾察隊!」她再摸摸哥哥的頭:「我們講好的,這樣,你就可以把弟弟的尺,拿到垃圾筒丟掉。」

哥哥聽到,高興的抓起桌上那一把尺,然後跑到廚房去,狠心的丟掉了。

弟弟看到,馬上就哭出來。

「哇………。」弟弟大哭著說:「可惡的哥哥!」

而那個媽媽,那個新媽媽,默默的離開現場。

走到旁邊。

突然,她又驚訝的說話。

「親愛的,這是誰弄倒的水?」媽媽說:「怎麼地上一攤水?」

「是我……。」弟弟嚅嚅的說。

這時候,媽媽轉向哥哥,做了一個表情,意思是,好險,好險。

「好險,幸好不是你弄倒的,是弟弟弄倒的。」她半開玩笑的說:「你爸爸不會罵弟弟,如果是你,一定被罵慘了!對不對?」

這句話,儘管是半開玩笑,剛巧被那個爸爸聽到,那個爸爸連忙糾正────

「哪有,我對兩個兒子,向來是一樣好的。」他說:「親愛的,你這種話不能亂講,講多了,家人的感情會變差,也傷了孩子的心啊。」

她笑了笑。

「喔,我就只是開玩笑而已嘛!」

就這樣,這個新媽媽,就用這樣快的速度,笑著,擄獲了全家人的心。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全家人比前更常爭執。

經常聽到弟弟的哭聲。

經常聽到哥哥生氣的怒吵。

經常聽到那個老公在教訓小孩。

還有家庭其他成員。

每次爭執過後,老公就會很自然的想到「斷掌」這件事,於是,又將巷口的阿婆找過來,做了一些法事,弄了一些符。

收了一些錢。

愈來愈經常,愈來愈頻繁,

這一天,他們好不容易,全家人坐在一個大圓桌,準備一起吃飯。

他們都已經發現,同樣住在這個大豪宅裡,自從這個新媳婦嫁進來,大家聚餐的時間愈來愈少、愈來愈少,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一天,他們坐下來,菜都已經上了一半了,小姑和大姑都還沒到。

「哎,爸,媽。」新媳婦主動開口:「小姑大姑那邊我都已經催促過了,還這麼慢,我看您們就先吃了,菜都涼了!」

新媳婦體貼的聲音,迴盪在空氣中。

老主人還沒回答,兩個孩子看起來已坐立不安,兩個孩子的爸爸見狀,也對自己的姐妹不太高興了──

「不要互相等,到了,就先吃飯吧!」這位年輕爸爸說。

「不行!」

是老主人,突然發言,低沉的聲音嚇了全家人一跳,顯然他也是不太高興了。

「我們家從來沒有這樣不等人就先吃的,謝謝妳很孝順,她們倆個也真是的,為什麼會這麼晚,讓大家等………。」

這時候,小姑大姑,終於到了。

原本高高興興的來吃飯,卻看到家人都靜悄悄的,她們也馬上感覺「不對勁」,笑嘻嘻的說抱歉,害大家久等了。

「抱歉?」老主人一張臉摒著:「大嫂不是已經和妳們通知,要快來了嗎?」

小姑和大姑面面相覷。

有嗎?

有通知嗎?

此時,只見這位「新大嫂」不慌不忙拿起旁邊兩個已經裝得滿滿的菜的盤子。

「小姑,大姑,」新大嫂溫暖的說:「大家還是別吵了。來,這是我剛剛幫你們留的菜,怕妳們太晚來,大家又不等妳們就開動………。」

就這樣,這頓飯,吃得很「冷」。

菜冷,飯冷,心更冷。

一家人好不容易挨過了這一餐冷冷的聚餐,回去之後,老主人果然再次找來了巷口的阿婆,做了一些事,貼了一些符咒……。

他也不知道為何全家人會變成這樣。他只希望全家人再次和樂起來。

符咒可以「防」的東西,本來就是「看不到」,對實際的事情果然也沒太大幫助,原本已經愈來愈疏離的家人,過了這一餐,變得更疏離了。

家人變得愈疏離,阿婆進出這豪宅,也變得更頻繁。

~ ~ ~

直到,這逽大的豪宅裡面,終於整個各處都貼滿了符咒。

這麼多符咒,也止不了這家的小姑和大姑要「搬出去住」的決心。

她們各自搬到離工作地點近的地方去住。

然後,兩老也覺得,女兒不在了,兒子自己一個獨立的家庭,他們也要搬走了。

「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

或許,不打擾,會讓大家的氣氛好一點點?兩老就這樣說服了自己。

這間大豪宅,少了幾個成員,變得大到有點冷清了,家庭成員之間的猜忌,始終揮之不去,終於,老主人在外地過世了,也幾乎在他下葬的隔天,年輕男子和他兩個姐妹,同時都提出了「分家產」的要求。

要分家產,第一件事,就是先賣掉這棟豪宅,才能拆成三等分。

但,誰要買啊!這麼大的住宅!還貼了這麼多符咒!誰敢來看房子?

但,他們很急著賣。

急著賣,急著分一分家產,急著趕快離得遠遠的,別再見面,見面又要吵了。

很快的,巷口的阿婆,仲介了一位買家,以極低的價格便買到了這棟急欲脫手的豪宅,然後那位買家又再高價拋賣出。

聽說,阿婆從這筆買賣,賺了一筆不小的介紹費。

這一天晚上,阿婆心情愉快,她的房間數錢。

她畫符咒的毛筆,擱在一邊。

豪宅都賣了,那家人都人去樓空了,她也因此很久沒在畫符咒了………。

這個時候,門鈴響了。

「叮!」

「進來。」阿婆說。

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媳婦。

也就是那個曾經旺盛的豪奢大宅,他們的新媳婦。

新太太、新媽媽、新大嫂。

這些稱號,現在聽起來都沒必要了。

她靜靜的走入,好像這是她自己家一樣。

而這裡,的確也是她自己的家。

「女兒,妳來『畫手』是吧?」阿婆一邊專心數錢,一邊說話:「趕快去洗洗手,等一下我準備準備。最近妳不是比較少見到『他們』了嗎?還要『畫手』啊?」

這個大宅的新媳婦,同時也是阿婆的女兒,點了點頭。

果然是經過特別的訓練,她的姿態依舊優雅。她果然像是一個,就算再迷信的男子也會拋開一切阻礙想娶回家的斷掌姑娘。

阿婆放下錢,熟練的拿起桌旁的毛筆,在硯台邊沾了沾特製的墨水。

等自己女兒,在自己對面優雅的坐下。

「我不就跟妳說嘛,」阿婆一邊沾墨,一邊說:「妳只要別讓他們彼此之間『太好』,他們就會對妳好!」

女兒輕輕應著。

「然後,妳只要對其中一個人特別好,當妳講其他人壞話,那個人也全部照單全收。」阿婆繼續說:「當初妳還說妳不要嫁,現在妳看,不到一年,就『搞定』了,我們賺了好多!」

阿婆一邊說,一邊熟悉的攤開女兒的手。

「這些錢,大概是我畫符畫十輩子都賺不到的!」阿婆喜悅不已。

這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就當阿婆準備要畫上,阿婆突然停手。

讓她停手的,是她女兒攤開的手心。

阿婆詫異的看著女兒的手心。

「女兒,你的斷掌,還沒洗掉,還在手上啊,」阿婆問:「幹嘛要再畫一個新的?」

女兒還沒回答。

阿婆再看了一下這女兒的手,已經覺得有點不對勁──

不對。

這不對。

她女兒的手,沒這麼小。

指甲也沒這麼黑。

而且,這手的顏色,似乎太慘白了一點。

而且那個斷掌,看起來不像是畫的。

是「真的」斷掌。

阿婆驚駭萬分。

她知道,今天晚上,坐在對面的這個「人」,並不是她女兒。

任憑阿婆有再多的符咒,在這個晚上,她也來不及畫了。

她也知道,今晚,她肯定逃不過,來自斷掌的厄運了!

這個怪異的故事告訴我們,有一種人,總是故意在群體裡面挑撥離間搞破壞,好讓他可以得到「每個人的愛」。

他知道,只要你們開始對彼此「沒有這麼好了」,就會對他好──

他就是那個「坐收漁翁之利」的人。

這樣的人,發生在家庭朋友間,也發生在職場上。比方說,有些老闆、主管或同事,不能接受同事彼此之間情同姐妹太要好,於是,他就會個別去「挑撥離間」,對彼此同儕充滿猜忌。

這種人,是群體裡面最危險的角色。他看起來對你「很好」,但整個群體的感情卻「愈來愈差」,直到最後,拆夥。

他卻安然無事,還在後面暗地大笑。

現代的壞人,不會像童話故事,把壞寫在臉上。壞人總善於自己的壞,藏在對你的「好」之中,請小心,別再繼續當傻子了。

(註:本文提及的民俗迷信,乃用來作為小說諷刺之用,並非為其推廣之意,請明察)

(圖片來源:Fed X link


.

















Mr.6 簡介

Mr.6 本名劉威麟,作家,亦被公認為最早開始推動台灣網路創業風潮的推手之一,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電機、管理雙碩士,從小移民加拿大,而後旅居矽谷多年,2002年~2009年間著有12本書,其中《搶先佈局十年後》於十年前預中多項科技應用之實現,並於2006年6月6日起,於個人部落格Mr.6 - 趨勢.創業.網路.生活發表了超過4300篇網站分析、科技趨勢、職場觀點文章,與Mr.6聯絡或邀請演講請歡迎來信 send.to.mr6@gmail.com

歡迎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