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更多好文章,請按「讚」(Like):

惡人並非刻意對你壞,只是沒有習慣要「對人好」


February 21st, 2017, 目前尚未有留言,

一個是小玲的老公,一個是小玲的「閨蜜」,也就是小玲最要好的朋友。

原本,小玲的老公並沒有小玲的閨蜜的電話,這閨蜜也沒有這個老公的電話。

而現在他們兩人,竟然在電話上面對話,因為,他們都在找同一個人──

小玲。

小玲,不見了。

這實在讓人覺得很擔心。

老公擔心小玲,是因為她這麼漂亮,旁邊向來一大堆「蒼蠅」;每次換新工作,身邊的同事總對她「已婚」身份視而不見,大膽示愛,她也常撒嬌式的警告她老公,身邊追求者不缺,如果哪天對她不好,她隨時琵琶別抱、另找新歡。

而今天晚上,小玲說,她要和她的「閨蜜」吃飯。臨時約的。

老公一開始不疑有它,但看到她蠻慎重其事的多噴了兩下香水才出門,才注意到她今晚的裝扮,特別時尚。

「妳『到底』要去哪裡?」

「我已經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小玲生氣的說:「我要去和我的閨蜜吃、晚、餐!你聽得不煩,我講到已經煩了!」

「喔。」老公應著。

顯然沒被說服。

再看到小玲特地擦的口紅,鮮紅色的嘴唇一動一動的說出以上的話。

然後再看到小玲的高跟鞋,「卡、卡、卡」的,姿態萬千的走步出門。

這老公更無法被說服。

但他能做什麼?

他只能怔怔的關上門,打開冰箱,拿出冷凍食品,轉了微波爐─—那是他今天的晚餐。

「烘………。」

烘的聲音,讓他陣陣想睡。

他搞不清楚,為什麼小玲這麼晚了還想出去,走進那個黑夜裡。

就在這時候,家裡的電話響了。

不是別人,正是她,小玲的「閨蜜」。

小玲的老公馬上接了起來,刻意的問了這個閨蜜──「她到了嗎?」

不問則已,這一問,真正證實了小玲老公心中的疑慮。

只聽見小玲的閨蜜在話筒另一端,詫異的回答:

「沒有啊,我今天晚上沒跟她約。」

「喔,這樣子。」老公說。

礙於男人的尊嚴,這老公刻意沒表露緊張,但他已經緊張到心臟加速。

沒想到,更緊張的,是電話另一頭的閨蜜。

「奇怪,小玲是跟你說,她和『閨蜜』出去的是吧?」閨蜜說:「該不會是……另一個『閨蜜』,你不知道的新閨蜜?」

老公想了想,的確,小玲並沒有說是哪一個「閨蜜」,不過小玲的閨蜜不就是這有這一位嗎?難道還有其他的閨蜜?

女人之間,也會因為「閨蜜」而吃醋的!這時候,小玲的閨蜜有個建議──

「我們……去找她!」

這個奇怪的建議,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老公竟然一口就接受了。可能也是因為在這個黑颼颼的夜裡,一個人待在家,孤單寂寞緊緊的圍住了他,不如,還是出去走走。

而,小玲的閨蜜,也是一個美女。和小玲不一樣的是,她單身,而且單身得徹徹底底,好像她從來沒打算認真的進入任何一段關係。而這種人,反而是最要注意的,她沒有認真任何一段關係,不表示她沒有興趣與男人交往。

再回來看小玲的老公,既然可以追到這麼美麗的小玲,可見也不是省油的燈,帥氣又高大,雖然已經結婚(和小玲),或許,在任何一個女性(如小玲的閨蜜)眼中,仍是一個可幻想的獵物。

於是,這麼奇怪的「組合」,小玲的老公,和小玲的閨蜜,在一個黑得連月亮星星都看不到的夜晚,相約來到了他們認為小玲應該會去的一個鬧區的戶外廣場──

一起去,找小玲。

「小玲每次都說這裡最適合晚上來吃個飯。」老公說。

「小玲每次都說,這裡吃完飯,逛櫥窗,看星星,沒有星星看,就去……。」閨蜜說。

「就去『看電影』!」老公接話。

看來,他們都對小玲很熟。

一個是老公,一個是閨蜜。

即便沒找到小玲本人,倆人也聊得很開心了,好像老朋友一樣,有說有笑的。

「說到電影,」小玲的老公問到:「上次你們看了那部愛情喜劇片,怎樣,好看嗎?」

「哪部?」小玲的閨蜜問。

「就是那部愛情喜劇片啊。」

「蛤?」閨蜜滿臉問號:「那部愛情喜劇片,小玲跟我說,她是跟『你』去看的耶?」

這次,輪到小玲的老公滿臉疑惑。

「已經有老公,看這種愛情喜劇片,怎麼會輪到閨蜜呢,你說對不對?」閨蜜說。

小玲的老公完全不解。

「奇怪,她對那部電影好熟,都講得出劇情,」小玲的老公喃喃自語:「如果不是跟你去看,也不是跟我去看,那她到底是跟誰去看?」

小玲的閨蜜,心中仍舊懷疑另一個閨蜜的存在,她認為小玲不是低俗之人,不會隨便外遇。

但小玲的老公,直接懷疑的是另一個異性,畢竟小玲外表如此出眾、身邊追求者一直不斷。

兩人的臉色,現在都很難看──

「那明天呢?小玲本來說她明天有買了票,要跟你去看演唱會。」小玲的老公再問。

不問則已,一問,果然又問出問題。

「沒有啊。」閨蜜果然說:「她說,她要和你去看那場演場會的!不是和我!」

閨蜜又想起了什麼─—

「那上次的套票呢?小玲向我拿,然後說要和你一起去,你有看到那個套票嗎?」

「從、沒、看、過。」老公斬釘截鐵。

就這樣,小玲的老公,和小玲的閨蜜,一件事一件事的拿出來「比對」,結果發現,小玲跟他們說的,10件事裡面有9件事是「假的」。

這時候,一股非常大的驚駭,湧過了他們。

後面跟著來的,是一種強烈的被背叛的感覺,湧上了心頭。

兩人心中的恐懼,都被證實了。

兩人的心情,現在也都到了谷底了。

這時候,或許小玲的閨蜜的沮喪感,甚至還比小玲的老公要更大,於是,她的腦子竟然對自己下了一個沒邏輯的指令,命令她對小玲的老公,伸出了自己的手………。

那隻手,得到了小玲的老公的溫暖的回應。

這棟娛樂大樓裡,不只餐廳、不只電影院,它什麼都有。於是,小玲的老公,和小玲的閨蜜,這一對才剛剛因為要「找小玲」而臨時組成的奇怪的一對,來到某個地方,度過了相當奇特的三個小時。

巨大的不安,讓他們走出來見面。

然後,巨大的被離棄感,促使他們直接尋求了對方的溫暖。

而巨大的憤怒,更讓他們決定毫無保留的發洩出來,趕在被它吞噬掉之前。

小玲的老公,以及小玲的閨蜜,走出了旅館。然後,經過了這棟大樓的咖啡座。

這時候,他們不小心叫出聲來──

「啊!」

當然了,他們心裡馬上就了解了。

剛剛為什麼沒想到,小玲會在這裡?

小玲不但好端端的坐在這間她最喜歡的咖啡廳,而且她的樣子,也已經交待了她剛剛都在這裡做什麼──

她的桌上,好端端的擺著一台筆記電腦,就是她經常使用的那台。電腦旁邊,又擺著一杯色彩鮮豔的調酒。她的妝,她的口紅,和她的高根鞋,在這個鬧區,都算是「剛剛好」──如果她沒有這樣裝扮,那才真的奇怪。

所以,小玲,並沒去和任何人見面。

她只是坐在這裡打電腦。

倒是小玲的老公,和小玲的閨蜜,這下子,可不得了了。

在他們還來不及閃躲之時,小玲已經先看到了他們,視線一直往這邊過來──

小玲先是興奮。

好像看到老友一般。

但一次見到「兩個」,一個是老公,一個是閨蜜,而且,他們的手兒,竟嚇到來不及分開!

「這這這這……。」老公試著說明。

「我我我我……。」閨蜜試著說話。

小玲睜大眼,表情開始扭曲

小玲的閨蜜,嚇得嘴巴忘了關。

而率先回神的,是小玲的老公──

「小玲,妳竟然騙我,妳說要和『她』來看過那部電影,結果,你根本就沒和她來看。」老公對著小玲說:「我都不知道,妳竟然這麼愛說謊?如果不是我們到這邊,還不知道妳扯了這麼大的謊!」

小玲當然不接受這句話。

「你連今天晚上我說要來這裡,都不相信我,以後我要怎麼跟你講?」小玲怒道:「你連這樣基本的信任都沒有,我為什麼要跟妳講實話?」

奇怪的邏輯,沒人去管。

小玲的老公繼續發難。

「然後,妳之前拿了套票,還有明天說要去聽演唱會,妳都說要和她去,」小玲的老公再說,旁邊的閨蜜已經嚇到哭了。「我剛剛已經都和她比對過了,證明了妳說的都是謊言、謊言、謊言!」

老公氣憤的說。

這氣憤,部份也是在掩飾今晚的荒唐事。

「說,你到底還有多少事隱瞞我?」老公怒吼。

「奇怪,」小玲也氣憤的說:「我為什麼什麼事都要跟你講?」

「我直到今天晚上才知道,妳平常連小小的事都要撒謊,這讓我已經覺得很不舒服。」老公說:「以後,我已經不知道怎麼和妳對話。」

「這就怪了,」小玲繼續生氣:「為何說謊讓你不舒服?每個人都會說謊啊!」

閨蜜依舊在哭。

小玲瞪了她的閨蜜一眼。

「再怎麼說謊,也沒有你們幹這種事,還要不要臉!」

小玲對著她老公和她閨蜜緊握的手怒吼,小玲的閨蜜才突然想起什麼,想把小玲老公的手「甩」開。

沒想到,小玲的老公,反而將閨蜜的手,握得更緊。

同時,他突然語氣一轉。

「怎麼樣?小玲?」小玲的老公說:「被『騙』的感覺,如何啊?」

小玲和小玲的閨蜜,同時望向小玲的老公,很是疑惑。

小玲再次看了一眼,她老公仍然緊握著她閨蜜的那隻手。

小玲沒看到的是,小玲的老公,正用手指「摳」著閨蜜的手心,那是一個「暗號」。

閨蜜懂了。

「對啊,」小玲的閨蜜擦擦眼淚:「小玲妳把我們騙得團團轉,我們也要『騙』你一下!」

「沒錯,」小玲的老公這下把小玲閨蜜的手給拋開了:「我們決定,也要向你學習,多多練習說謊的能力。你看,我們還『裝』得蠻像的吧!」

閨蜜破涕而笑,笑了出來。

那笑得還很真實。

小玲的老公,也很真實。

小玲也從疑惑,轉而笑了。

三個人,笑得很開心。

就這樣,小玲和她的老公,與他們共同的「閨蜜」說聲bye bye,依偎的走回家了。

當然,後面還會發生什麼故事,讀者們絕對不能從今晚的表面來判斷,因為,小玲、小玲的老公、小玲的閨蜜三人,現在都已經習慣了說謊──他們現在,都是專業級的習慣說謊者了!

以上的奇特故事告訴我們,有些人,真的有「習慣性說謊」的問題。

比方說,某藝人開記者會,沒必要的誇張之詞或謊言,卻在危機之時,一句又一句的說出口,這就叫做「習慣性說謊」。

這故事告訴我們,習慣說謊的人,很悲哀;他們其實心機不深、城府不深,我們可以這樣準確的形容這種人──

他/她不是刻意要講假話。

他/她,只是缺乏了「講真話的『習慣』」。

同樣的道理,在職場,在家庭,或在朋友之間,你會發現,有些人,真的一直在「害」你,或做些動作讓你的生活變得很糟。

「為什麼他要這樣對我?」你常常想。

事實是,他並不是「刻意」要害你。

他,只是缺乏了「對人好」的習慣。

一般人一說謊、一對人壞,就全身不舒服,無法面對自己良心,但他卻能夠相當程度的享受在這種「不對你好」的狀態之下。

那是一種習慣,所以不要怪他。

那是一種習慣,所以不必去追究「你到底做了什麼錯事,讓他對你這麼壞」。

但也因為,那是一種習慣,你趕快「閃」!別再給那個習慣任何一天,作用在你身上了!

(圖片來源:Bill Strain link


.

















Mr.6 簡介

Mr. 6 本名劉威麟,網路趨勢觀察家,公認為最早開始推動台灣網路創業風潮的推手,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電機、管理雙碩士,從小移民加拿大,而後旅居矽谷多年,2002年~2009年間著有12本書,其中《搶先佈局十年後》一書於十年前即準確預測多項趨勢、《雙語孩子王》並提出了東方西方語言與文化在下一代並存卓越的可能做法,並在2006年6月6日開始,於個人部落格撰寫了超過4300篇網路趨勢分析、新創公司、職場、親子觀點文章。Mr.6也是台灣最早看好並投入Facebook社群經營的創業者,與弟弟劉威廷共同創辦一間曾年營收近億元的「米斯特六團隊」,曾為超過200個知名品牌代理經營粉絲團,培育了超過300位行銷廣告界人才進入4A級廣告公司,並於2016年創辦了全球第一個社群小編管理平台GlobalSocial.net。與Mr.6聯絡請歡迎來信 help@mr6inc.com 或來電 +886-2-8751-8200


歡迎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