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更多好文章,請按「讚」(Like):

父母不知不覺的「偏心」,是影響下一代最負面的教材


January 24th, 2017, 目前尚未有留言,

一段已經許多年的家庭影片,在大螢幕放映著,台下的親朋好友,屏氣凝神看著。

螢幕上,是一個生氣的小男孩,顯然正在和他媽媽「對峙」,看起來,這影片是原本要拍個什麼表演的,突然小男孩不表演了。

竟然在攝影機前面,對他媽媽吼了起來!

「媽,都是妳!」小男孩吼。

他媽媽看著他。

「媽,都是妳!」小男孩吼。

他媽媽站直了。

「都是妳!讓我學這個,」小男孩吼:「弟弟為什麼都不用學?」

「不公平!不公平!」

原本只是看著孩子的媽媽,突然間臉色大變,然後……

嘩!

火山爆發了!

「你過來,你給我過來!」媽媽說。

那小男孩雖然長得有點高了,仍然整個人被他媽媽拉了過去。

「上次聽老師說你把小朋友弄哭了,你還在我面前恐嚇其他小朋友。」媽媽說:「這些帳我都還沒有跟你算,你現在是在這邊對我兇什麼兇啊?」

媽媽的聲勢非常猛烈。

破口大罵,罵到那個小男孩的頭髮好像都被往後吹了。

「你想當霸王啊?蛤?」媽媽怒吼:「再不好好管住你,你以後就會變成黑社會老大!」

媽媽的臉已經幾乎碰到小男孩的鼻尖。

那小男孩一直往後退、往後退。

雖然看不到他是不是在發抖,但從他畏懼的表情,已經完全看出來他剛剛的憤怒早已經100%的轉換成「恐懼」。

或許,也從恐懼,轉換成撒嬌──

小男孩放聲大哭。

「哇!」

孩子嘛,最後就是哭。

小男孩也一樣。

然後,媽媽嘛。

媽媽看到孩子哭了,自然也就不兇了。

媽媽佇在那邊,不再說話。

孩子繼續哭,繼續哭。

影片也繼續錄,繼續錄。

這時候,孩子突然冒出一句話──

「妳誤會了,我剛剛不是對妳兇,」孩子說:「我絕不會對妳這樣,我只是在對『弟弟』兇……。」

這時候,媽媽更和緩了。

顯然孩子的甜話「說動」了他媽。

「可惡的弟弟,可惡的弟弟!」孩子說:「都是他,才害我會這樣兇媽媽!」

這時候,媽媽仍佇在那邊。

「我一定要揍弟弟!」孩子繼續說:「我跟妳說,我一定要揍弟弟!」

媽媽仍佇在那邊。

旁邊果然有一個更小的孩子。

那小小的孩子,大概就是小男孩口中的「弟弟」。

那個小弟弟,發出了一聲比剛剛他哥哥還要更害怕的聲音,細細小小的說:

「媽媽,我怕怕。」

他看起來真的很害怕。

那個媽媽,原本佇在那邊,沒有表情的。

突然卻又吼了出來。

這一次,她不是向著大兒子。

而是小兒子。

「都是你,都是你!這麼愛告狀!」她說:「你如果被哥哥揍,也是活該的啦!」

這句話,幾乎和剛剛大兒子講的話成了「對聯」,暴戾的話,竟然惹著正在觀片的全場,哈哈大笑!

那笑聲,帶有一些哀悽。

笑,是因為,至少影片裡面的那個女人,「那時候」還活得好好的。

哀悽,是因為,那個女人,現在已經往生,動也不動了。

女人,也就是影片中的那個媽媽,她的棺木現在正停在影片布幕的後方。

由一個男子,代表這場告別式的亡者的家屬,開始致詞。

他,就是影片中的大兒子。

大兒子已經長大,西裝筆挺,頭頂已經有點稀疏;他步入中年,事業很成功,但同時傳來母親的噩耗,這些影片都是他整理當年留下的紀念,讓所有親朋好友一起追思母親。

「各位都看到了影片,有笑、有淚,都是我們成長的影片。」大兒子說:「還好,在母親的諄諄教誨下,我後來沒有變成大流氓!」

大家感動的聽著。

「都要感謝她,每次有任何事情發生,她總是一定站在我這邊,」大兒子說:「我母親教我,什麼叫做『正義』。」

台下全都是政商名流,每人皆穿著肅穆的白色襯衫,再加上台上的孝服,整場一片的白色。

白色,通常都是代表正義的顏色。

大兒子的表情,也的確正氣凜然。

不過,這時候,突然間,門外傳來一陣騷動。

現場迅速進入了一些原本不在這個場內的人。

一看就知道,這些人不太一樣,因為這些人一律穿著「黑色」,剛好和場內已經坐定的所有人的顏色「相反」。

黑色,通常不會代表正義。

黑色,通常不會代表好人。

而這些「黑衣人」依序走進靈堂,站定在走道兩旁。每個人看起來果然都像兇神惡煞。

這個黑壓壓的人陣,沿著走道左右兩排排好,是為了最後進入的那個黑衣人。

那個黑衣人顯然是所有黑衣人的老大,這個人,一走進來,就令台上的親友驚愕不已──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失散多年的小兒子。

小兒子顯然已是黑道老大,風塵僕僕的走入,在其他黑衣人排站簇擁下,給他敬愛的母親,恭敬的上了一柱香。

整個場子,一半白色,一半黑色。

大家都知道誰是誰,沒人吭一句話。

只見那個帶頭的黑衣人,也就是那個小兒子,上完了香,只和一個人說了一句話。

那個人,當然就是他哥哥,那個白手起家的大兒子,代表正義與好人的成功實業家──

「哥,媽媽已經不在,」小兒子說:「我不會再顧忌了,很抱歉,我要『大義滅親』。」

這句話講得中氣十足,雄壯威武。

大家還不知道發生何事,只見後面又走進來一群人,這群人既不是黑,也不是白。

是一群警察。

帶頭的是最高檢查官,手上拿著搜索票,就在驚愕中,剛剛完成告別式的大兒子,已經被警察帶走了。

而小兒子,再給母親上了一柱香。

他說的話簡簡單單,現場卻沒有人聽懂。

「媽,謝謝你,」小兒子說,然後,轉過來對現場所有的來賓,來賓夾雜著黑的與白的。

「我的母親,」他宏亮的說:「教了我,什麼是『正義』!」

故事就這樣結束。

這故事主要告訴我們,一個母親,怎麼可能同時教了兩個兒子什麼是「正義」?

原來,她教了兩個兒子「不一樣的正義」。

她教了大兒子,正義就是如何討好重要的關鍵人,讓自己的日子好過一點。

她也教了小兒子,正義就是一般手無縛雞之力者永遠無法得到的奢侈品,長期被壓抑,有一天只能另類的去尋到它。

對好的人好,對壞的人差,不是正義,而是偏心。

父母不知不覺的「偏心」,是影響下一代最負面的教材!

最正義的人,反而私下做些狗屁倒灶的邪惡事,因為他們懂,往往只要施點小惠,就改變了每個人心中的正義。

世上還有正義嗎?

這個答案,由你現在教育下一代的方式來決定!

(圖片來源:Dinuwaj J. link


.

















Mr.6 簡介

Mr. 6 本名劉威麟,網路趨勢觀察家,公認為最早開始推動台灣網路創業風潮的推手,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電機、管理雙碩士,從小移民加拿大,而後旅居矽谷多年,2002年~2009年間著有12本書,其中《搶先佈局十年後》一書於十年前即準確預測多項趨勢、《雙語孩子王》並提出了東方西方語言與文化在下一代並存卓越的可能做法,並在2006年6月6日開始,於個人部落格撰寫了超過4300篇網路趨勢分析、新創公司、職場、親子觀點文章。Mr.6也是台灣最早看好並投入Facebook社群經營的創業者,與弟弟劉威廷共同創辦一間曾年營收近億元的「米斯特六團隊」,曾為超過200個知名品牌代理經營粉絲團,培育了超過300位行銷廣告界人才進入4A級廣告公司,並於2016年創辦了全球第一個社群小編管理平台GlobalSocial.net。邀請Mr.6演講歡迎來信 help@mr6inc.com 或歡迎來電Mr.6辦公室 +886-2-8751-8200



歡迎加入粉絲團